绿色金融团队对话谢孟哲


Interview Series Graphic Horizontal

谢孟哲(Simon Zadek)是原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可持续金融体系探寻与规划项目联席主任、新加坡管理大学客座教授、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和社会商业学会杰出高级研究员。此前,他曾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访问学者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访问学者。他目前是全球领先的可持续发展投资基金世代投资管理公司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他创办了国际智库AccountAbility并担任其首席执行官至2009年。在此之前,他曾担任新经济学基金会发展总监、道德贸易倡议组织的创始主席,全球报告倡议组织的创始指导委员会主席。谢孟哲发表了大量的著作,其中《公民企业:企业公民身份的新经济》一书荣获美国管理学会“管理中的社会问题”类书籍最佳著作奖,他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的文章《企业责任之路》被广泛参考和借鉴,用以了解可持续发展应急战略。他曾为世界各地多家企业可持续发展议题提供顾问服务。最近几年,他一直在中国生活。

参阅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可持续金融体系探寻与规划项目的最新出版物。

SimonZadekGF

  1. 2018年绿色金融发展的三大趋势是什么?

首先,最明显的趋势是通过标准化手段扩大市场规模,在我们最近与保尔森基金会共同主办的研讨会上,有一位与会人士将之称为绿色金融的“产业化”。这种产业化将主要体现在风险信息披露方面,特别是与气候相关的风险以及绿色债券领域。其次,政策将转向“可持续金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应对来自美国的负面影响,但同时也是从可持续发展、更广泛的角度审视金融议题的积极要求。在阿根廷担任G20主席国期间,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更名为可持续金融研究小组,并调整了研究范围。第三,更加重视可持续金融的具体内容,包括气候、不平等和就业。气候方面的主要推动因素是市场,但也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加州的大力推动——9月份加州气候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金融;不平等和就业与民粹主义崛起以及自动化技术提升有很大关系。

  1. 金融科技对促进绿色金融及绿色金融体系发展有何积极作用?

金融科技正在进入政策讨论和前沿市场实践的拐点。到目前为止,金融科技还只是少数人谈论的新颖话题,由蚂蚁金服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起的可持续数字金融联盟所开展的早期工作就是一个例子。金融科技有一些棘手的问题,例如支持加密货币运行所需的巨大能源消耗,最基本的隐私问题以及洗钱、腐败和更广泛的非法资金流动问题。不过,从好的方面来看,在绿色金融和普惠金融领域,利用一系列数字技术开展的各种创新正在不断涌现。除了移动支付平台,还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阿根廷已经着手开展G20可持续数字金融研究工作,各个金融中心也对此越来越感兴趣,目前看起来有望由联合国牵头成立一个数字金融和可持续发展的工作组。

  1. 2016年以来,您一直关注中国的绿色金融发展,并于近期发布了一份工作进展报告。您能否谈谈,中国在绿色金融领域取得了哪些最重要的进展,为什么?

中国在绿色金融主流化进程上发挥了引领作用。首先,在中国人民银行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及其他机构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国务院制定并出台了构建中国绿色金融体系的政策指导文件,并在2016年中国担任G20主席国期间把绿色金融纳入G20议程。其次,在市场举措上,中国的力度、速度和规模都是不折不扣的,例如中国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国家级绿色债券发行指引,在全球绿色债券发行中占据主导地位。第三,中国碳市场的发展,与绿色金融其他领域不同,碳市场有时被视为一个单独议题。去年12月,中国政府宣布将试点工作推向全国,尽管初期的覆盖范围有限,但也是一个重大进展。第四,“地方”层面开展的工作。虽然在国际上较少被注意到,但要知道,从人口规模来讲,中国的“地方”堪比欧洲主要国家的规模。最后一点,尽管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但中国正在积极推动绿色金融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特色。

  1. 去年最值得关注的进展之一是中国宣布启动全国碳市场。短期而言,您对此有何期望?

如前所述,这的确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可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即便如此,我还是对碳市场持些许怀疑,尽管希望有人证明我的观点是错误的。机构能力薄弱和治理监督不力、覆盖范围有限等都会削弱碳市场的影响,而这些都是中国碳市场的潜在特征。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再周密的增强市场力量的计划也可能面临重重障碍,如果涉及到较多地区和企业的利益,情况将更是如此。但是,如果碳市场与其他政策工具相结合,包括碳税和财政激励措施,以及将公共采购作为主要的市场化手段,其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提高,中国确实正在把这些政策工具结合起来。所以,在全世界的关注下,也许我们真的会看到中国碳市场逐步走向成功。

  1. 任何接触过您的人都觉得您对绿色金融充满热情和感染力。您是怎样涉足这个领域的?

几十年来,我一直从事可持续发展、商业领域及问责制方面的工作,涉及采矿、博彩、制鞋、地理等许多行业,也涉及企业、政策制定者和民间团体等诸多参与方。最终,我意识到所有过往的经历都把我引向了金融和中国这两大全球发展趋势的交汇点。所以,2012年,我和家人收拾行囊,搬到了北京。当时没有考虑工作问题,也完全不懂中文,而且在中国几乎不认识任何人。到北京后不久,2013年1月8日,北京市的PM2.5浓度达到了960μg/m³,而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最高值为25μg/m³。身处有碍健康的黄色空气中,那真是一种糟糕的、世界末日般的感受。从那天起,不管我是在和部长或银行家谈话,还是与出租车司机聊天,大家都在讨论一件事——如何面对“这种情况”。在这种背景下,推动绿色金融发展在中国成为了可能,也得益于中国自身对系统性思考和规划持开放态度。如何“构建绿色金融体系”已成为全球讨论议题,并由此发展形成了联合国主办的关于金融市场及可持续发展的项目。

  1. 现在在世的人中,您最钦佩谁?为什么?

天哪,到了我这个年纪,很多我长久以来一直很钦佩的人似乎都离开了这个世界。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La Guin),我一直深受这类复杂的科幻小说的影响,我的博士论文“乌托邦经济学:稀缺的民主化”就以此为出发点;休·马斯盖拉(Hugh Masakela),体现了音乐和激进政治观点之间的联系,同时加入大量南非色彩;还有格雷戈里·贝特森(Gregory Bateson),对我的系统思维产生影响人的之一。

Topics: 绿色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