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金融团队专访…魏蕾


Interview Series Graphic Horizontal

魏蕾是以中国、中东和美国为业务重点的战略咨询公司博思澜亚的首席运营官兼创始合伙人。此前,她曾担任保尔森基金会的首席可持续发展官。魏蕾在为中美企业提供市场准入、形象提升和政府关系咨询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Leigh Wedell Photo Web魏蕾撰写了有关中国绿色金融相关能力建设措施的政策简报。

  1. 为了成功运用绿色金融促进可持续发展,中国政府应该投资哪些具体的工具和知识领域来开展能力建设?

首先,对中国政府以及中国企业来说,关键是要广泛覆盖绿色金融的基本要素。目前已经有很好的工具可以用来衡量投资项目的环境影响,但现阶段运用或了解这些工具的银行业者和/或政府官员有限。其次,能力建设的另一项重点工作应该是开发更具创新性的新产品来推进绿色金融发展。这应该从了解现在有什么产品可用着手,研究这些产品面临的挑战以及目前尚未满足的需求。我也注意到,当消费者真正根据环境贡献和政策来选择银行或者推动其现有的业务往来银行更重视绿色环保的时候,的确似乎会产生压力。

  1. 就以上问题而言, 您对政府采取的这些能力建设措施的可行性有何看法?

我们有充分理由看好中国政府支持加强绿色金融能力建设。作为应对环境挑战的一种手段,发展绿色金融是中国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也许甚至是势在必行之举。当然,中国政府在培训官员方面是做得最好的,看看各级党校和综合学习班就可以知道。中国政府知道如何开展培训。中国也有一些新兴非政府组织有意提供能力建设培训项目。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1. 全球社会可以做些什么来协助中国开展能力建设?

毫无疑问,许多全球应对气候问题的行动者已经参与到中国的绿色金融发展之中,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保尔森基金会引领下,外国非政府组织纷纷投身其中。然而,其他大型环保非政府组织将开始注意到这是一个诱人的机会。如果能力建设项目在设计上便于推广,就不一定需要庞大的投资。中国在利用国际专业知识经验方面表现出色,所以在这一点上只是加大力度的问题。绿色金融实际上刚刚形成一个概念,因此,现在是为了大规模实施而开始进行能力建设的时候了。

  1. 您对十九大后外国企业的整体经营环境有什么预期?

不可否认,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相较于过去几十年,权力更加集中在习近平和党手里。对于任何希望中国提升政治开放和参与度的人来说,虽然并非预料之外,但情况不容乐观。对于企业来说,还是有理由保持乐观。在过去几十年没有进行任何重大改革之后,先是习近平主席,后是汪洋副总理,都承诺进一步对外开放。事实上,在特朗普总统本月访华之后,中国最新宣布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允许外资持有多数股权。习近平主席的权力得到巩固也意味着现在有人能够在达成共识之前采取行动。外国企业面临的很大风险始终在于有很多官员可以否决你的计划,但没有一个官员可以批准。审批曾经相当复杂。现在,审批过程有可能会更加直接。

  1. 现在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谁?

J.K.罗琳。在际遇不佳的时候,她创造了现代历史上最经久不衰的一个人物形象。我对这种创造力感到敬畏。

Topics: 绿色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