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中国推进可持续性增长

天然气如何帮助中国减少排放和实现能源行业转型


Gas-tanker-LNG Web

作者:侯安德   大卫·桑德罗

然气在中国的能源领域地位不高,但正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为了减少中国城市空气污染,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促进天然气产业发展的政策,因为天然气产生的大气污染物很少,单位能源碳排放量仅为煤炭的一半。美国现在是世界领先的天然气生产国,这些政策可以为与美国开展新的合作创造机会。

天然气在中国的能源结构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天然气目前在中国的能源供应结构中占6%的比重,远低于24%的世界平均水平。过去十年来,中国的天然气消费量稳步上升,从2005年的470亿立方米提高到2016年的2000亿立方米。(每年10亿立方米大致相当于每天1亿立方英尺。)2017年上半年,天然气需求较上年同比增长15%。

与发电和居民用气主导天然气需求的美国有所不同,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分布于多个行业。其中,最大的是工业燃料和化工用气,分别占24%和22%。发电和居民用气只占需求的17%和19%,但增长速度较快。中国最大的综合能源企业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预测,到2030年,居民用气量可能翻一番,发电用气量将有可能达到现在的三倍。液化天然气也可以用于货运行业以替代污染严重的柴油。

2015年按照最终用气部门划分的中国天然气消费:

Natural Gas 1 CN

中国的天然气从何而来?

中国国内天然气产量已从2005年的500亿立方米提高到2016年的1200多亿立方米。产量主要来自常规陆上资源,但中国政府正考虑开发海上常规天然气、井下抽放煤层气、地面开发煤层气和页岩气来提高产量。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预测,到2020年,常规天然气产量将提高至1700亿立方米,同时页岩气和煤层气产量将从2015年的40亿立方米上升到200亿立方米。

直到2010年,中国主要通过国内开采来满足天然气需求。然而,现在中国的天然气供应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国外,而且呈现增长趋势。

2016年,中国通过进口满足的天然气需求占35%左右,到2020年可能会超过50%。在2016年中国天然气进口总量中,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大致各占一半。中国现在通过管道从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缅甸进口天然气。中国政府正在努力扩大管道天然气进口,名为“西伯利亚力量”的俄罗斯对华输气管道可新增每年380亿立方米输气量,预计将于2019年开始运行(尽管由于复杂的价格谈判,从俄罗斯进口管道天然气在过去曾多次延期)。此外,两国还在讨论几条潜在的新输气管道线路。

虽然中国正努力提高国内常规和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供应,同时新增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管道输送能力,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思亚能源咨询公司目前的市场预测显示,供应缺口将持续存在,可能由液化天然气进口来填补。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保持快速增长。去年,中国是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增幅最大的国家,现在已成为全球第三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仅次于日本和韩国。中国沿海地区已建成了十几个液化天然气进口码头,还有更多的液化天然气进口码头正在建设之中。中国企业为卡塔尔和澳大利亚等国的上游液化天然气产能发展提供了资金。2016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有46%来自澳大利亚。最近,美国也开始向中国供应少量液化天然气。

2000-2016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和生产情况,单位:十亿立方米

Natural Gas 2 CN

中国的天然气供应和消费预计会增长多少?

中国最近重申,到2020 年,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力争达到10%左右,这是较早前“十三五”规划确定的目标区间上限;到2030年,力争将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提高到15%左右。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预测,到2030年,天然气消费量将上升到4400亿立方米,甚至有可能高达5200亿立方米,这将需要全面扩大中国的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中国计划到2020年使国内天然气管道里程从2015年的6.4万公里(4万英里)扩大到10.4万公里(6.5万英里),将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提高近三倍,并使国内天然气产量从2015年的1350亿立方米增长到2070亿立方米。

中国政府正在制定什么样的天然气政策?

政府努力使市场在自然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其中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就是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非居民用气价格自2015年开始放开。2016年,中国还对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机制进行了改革,准许跨省输气管道获得8%的全投资收益率并努力提高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的透明度。2016年,新成立的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正式投入运行,随后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也挂牌成立,促进了竞争。在 2017年召开全国人大会议后,政府宣布进一步改革,向第三方开放管道设施和液化天然气进口码头,这一措施预计将进一步扩大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

中国政府还通过行政和市场化政策支持实际需求增长,特别是将采暖和工业用户从燃煤转为燃气。在有1亿多人口的京津冀地区,过去依靠低质煤炭采暖的广大半农村地区正转为使用天然气或电力采暖。在根据这项政策替换的采暖需求中,天然气将提供84%的燃料,电力采暖仅占16%。许多地区完成转换的最后期限是2017年冬季。山东、河南、山西、四川等省也为城乡采暖“煤改气”提供补助。

中国是否正在经历美国那样的页岩革命?

估计,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页岩气资源。然而,尽管原先希望可以复制美国在这一领域的成功经验,中国的页岩开发一直进展缓慢。中国最初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开发600-1000亿立方米页岩,但在2014年将这一目标降至仅300亿立方米。有专家认为,即使这样调降后的目标也不太可能实现。与美国的页岩矿藏不同,中国的页岩气资源主要位于深层褶皱地质构造中,通常坐落在交通不便的山区。虽然中国曾吸收和利用国际油气服务公司的专业知识经验,但这些公司已经逐渐退出,有时候提出的原因是在复杂的产量分享安排下很难实现经济效益。保尔森基金会近期发布的报告认为,按照目前的天然气价格和页岩气钻井成本,在民营企业无法获得矿产开发权的情况下,国有石油企业是唯一可能在开发中国的页岩资产中发挥作用的企业。

美国能否成为中国液化天然气的主要供应国?

美国《福布斯》杂志最近刊登的一篇专栏文章称美国对华出口液化天然气“将改变游戏规则”,另一些人也提出了强有力的理由支持向中国输出低成本的美国天然气。近期巴拿马运河的扩建减少了从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向亚洲运送液化天然气所需的时间和成本,目前在墨西哥湾沿岸地区有多个美国液化天然气港口正在建设之中。Cheniere是第一家开始从美国大陆大量出口液化天然气的公司,自2016年7月将第一船液化天然气运往中国深圳以来,该公司现已向中国运送了至少10船液化天然气。不过,美国在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中的占比仍然很小。中国的大部分液化天然气根据长期合约来自卡塔尔和澳大利亚,而已经交付的美国液化天然气到目前为止都是现货交易。

中国政府制定了长远战略,通过长期合约和股权投资使天然气进口多元化并对上游天然气供应环节进行投资。增加从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可以满足中国的多个政策目标。尽管供应稳定,但卡塔尔近期一直面临地缘政治不稳定局面。澳大利亚的液化天然气项目的资本成本很高,近来由于国内电力短缺,有人呼吁限制天然气出口。美国政府最近把液化天然气出口作为地缘政治战略来推动,并将长期液化天然气合约纳入了与中国进行的战略经济对话的讨论议题。如果美国天然气价格以及船舶租赁费用、航运燃料成本和运河通行费用保持低位,美国液化天然气可能会对亚洲市场越来越有吸引力

侯安德是保尔森基金会的中国研究部副主任。大卫·桑德罗是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首席研究员,曾在白宫、国务院和美国能源部担任高级职务。

Topics: 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