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前进之路


(照片:Thomas Peter - Pool/Getty Images)
(照片:Thomas Peter – Pool/Getty Images)

 

作者:亨利·保尔森

表面上看,中美经济关系正处于当今这一时代最动荡的时期。中美两国对于接下来如何解决朝鲜问题所存在的分歧将会加剧这些紧张局面。2017年上半年特朗普政府扬言要在对华政策上采取“新方式”,脱离以往的政策,实施新的惩罚性贸易措施,并考虑把互惠原则作为投资政策的核心原则。美国政府对中国诸多指责并威胁采取多种惩罚措施,中国政府则表示要采取报复性对抗措施。

话虽如此,但我却越来越怀疑我们正在步入一个真正的所谓新时代。不要忘了,即使特朗普没有当选,美国政府一段时间以来也是一直希望解决贸易和投资纠纷的问题,而美国国内越来越多人支持美国政府采取更有强度的对抗策略来解决这些纠纷。事实上,美国对美中贸易关系有很大的影响力,有时候采取巧妙的进攻也能取得成功。

我认为,特朗普政府考虑对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发起审查并无不妥。两国关系可以承受贸易方面的压力测试,不会影响全局。此外,华盛顿方面不应该因为中国拥有巨大的经济影响力就望而却步。

上个月,特朗普总统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开始进行罕有的“301条款”调查,这是美国对中国采取贸易行动的第一步,其实是责成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研究美国是否应该调查中国知识产权领域的做法“有损美国的知识产权、创新或技术”。 换句话说,特朗普的这一指令还没有到真正指示采取贸易行动的地步。不过,这至少表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急需重置对中国的态度。

特朗普政府动用“301条款”可能是一个有效的手段。美国仅对中国发起过三次“301调查”。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没有动用过“301条款”。历史表明,这一手段在爆发贸易冲突期间有其利好的一面。在不同情况下,这样的调查都促成了谈判,从而加强了合作,而不是引发贸易战。

时隔二十多年后,现在“301调查”的主要对象是知识产权保护。据估算,美国每年因知识产权被盗用蒙受损失高达6000亿美元,其中中国占至少一半以上。此外,时至今日知识产权盗用也更为容易。此类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往往通过网络隐蔽地进行,或者由于中国要求外国企业必须转让技术方可获准进入中国市场。毫无疑问,有些中国企业从美国企业的研发和创新中非法获利。这一切都说明,美国(包括欧盟和全球其他贸易利益相关方)有充分的理由对中国进一步施压。

当然,单靠贸易行动并不能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免受侵害。特朗普政府需要将战略与其惩罚性措施相结合,鼓励中国政府重视和保护无论源自哪里的创新。这一战略面临的挑战是中国长期以来奉行的技术民族主义,即中国必须有自己的技术,并在技术开发和部署上与其他强国竞争。中国渴望创造尖端技术,而不仅仅是应用技术,这使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公平地说,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改善显著,值得称赞。中国创建了世界一流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架构,成立了专门的知识产权法庭,改善了主要城市的局面。但是,由于现在知识产权盗取速度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广,中国各级政府还需要在执法上采取更多行动。

自2000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特别是近年来,中国领导人注意改变中国国内的行政管理环境,而不再大举推进向外国企业开放。保尔森基金会经常会重新学习领会邓小平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提出中国应该“改革开放”的至理名言。在我们看来,“改革”和“开放”这两个主题在今天的中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一定程度上,改革的确正在进行,但是却没有做到对外开放。

另一个挑战是世贸组织的贸易规则未能与时俱进,不能及时反映当今的全球市场现状,有效发挥其制度功能。虽然世贸组织仍然是贸易冲突诉讼的重要机构,但就制定二十一世纪的贸易规则而言,其工作是失败的。遗憾的是,世贸组织既不能帮助美国政府解决与中国的知识产权冲突,也解决不了对美国企业不利的法律、法规和标准的选择性执行。

美国现在应该考虑除“301条款”以外可选择的其他多种方案。当今中国显然更加强大、更自信,但中美两国双边关系在本质上也更加深厚和稳固了。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是因知识产权而引起的贸易口水战是否会导致双边关系螺旋式下降。这不无可能。但是,如果美国和中国都把这样的口水战作为进行谈判的机会,而不是进入贸易制裁措施和报复性反制措施的恶性循环,那么“新方式”可能会有很多好处。 所以,我们现在还不用惊慌失措。

亨利·保森是保森基金会主席

Topics: 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