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中国推进可持续性增长

域外视野:国家公园经验之谈


Grand Canyon

中国正从世界各地的最佳实践中汲取经验教训建立自己的国家公园体制。上月,保尔森基金会组织中国代表团访美,向美国国家公园和生态保护专业人士学习并进行交流。鲁迪·达历山德罗Rudy D’Alessandro是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国际事务处负责亚洲、太平洋、北极和俄罗斯地区的国际合作专家,从2002年开始就一直与中国的公园专家们携手合作。他表示美国从一个多世纪的国家公园管理中积累了很多经验教训。每一条都可以为中国提供宝贵的借鉴,帮助中国国家公园在体制建设过程中努力实现三个目标:统一、规范、高效。

1) 综合管理。我们设立了一个联邦政府机构 —— 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管理全美417个国家公园单元,同时制定了适用于美国所有国家公园的统一管理政策和决策方法。

2) 包容性。任何人都可以参观游览保护区。每年有超过25万名志愿者在公园里服务,从收费到开展公众科学项目都有志愿者的身影。所有美国人都对这些公园有一种主人翁意识。在商业方面,私营企业通过在公园内经营商业性服务(特许经营)而获得巨大利益。 不过,授予私营企业在公园内进行商业服务的许可过程必须公开透明。许可授权由国家公园管理局商业服务部门的受过合同管理培训的专业人员负责。在授权之前,我们会审查企业的历史记录、环保表现和“最佳竞标”进行综合评估。目前与私营企业签署了500多份合同,美国国家公园内的商业经营活动直接创收约10亿美元。2016年,公园所带动的经济效益达320亿美元,给偏远农村地区的地方经济带来了许多实惠。

3) 土地所有权。美国国家公园的绝大部分土地由美国联邦政府通过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拥有和管理。只有不到1%的国家公园土地由私人业主或所在州拥有。然而,美国国家公园体制内的土地所有权有时也是有争议的,例如在距离华盛顿特区75英里c处的雪兰多(Shenandoah)国家公园的创建过程即是如此。这片土地在80年前原本是私人拥有的农田,为筹建公园,公园管理局按照市价从当地社区买入这些土地,这一过程在当时阻力重重。直至今天,生活在周边社区的这些人的后代还是心有芥蒂。因此,与周边门户地区和当地社区的众多利益相关方紧密合作,是雪兰多公园以及我们所有国家公园的每一位新任负责人面临的首要职责。在雪兰多公园,我们的工作人员与当地社区合作,支持这些社区向公园游客出售当地生产的手工艺品、纪念品和有机食品。

4) 公众参与。包括公园运营、特许经营管理和公园出入等在内的公园规划都会进行长时间的公众咨询,公众参与度很高。但这套程序并非完美无缺,有时候社会各界觉得他们关注的问题没有得到聆听或者他们没有参与规划过程。因此,我们会举行地方或国会听证会来解决这种情况。

5) 统一标识。所有公园都有一个共同的“箭头”形状的图形标识,一目了然地告诉公众他们所游览的地方正是美国国家公园。公园园警、维修人员,以及公园管理人员的制服上都带有这个标识。当你到达美国国家公园的入口处时,也会看到同样的欢迎指示牌,有着标志性的箭头徽标、相同的字体颜色和设计。这种标准化延伸到公园管理所适用的法律、规章和制度。统一标准化具有重要作用,让公众和所有公园员工体会到专业精神和自豪感。

Topics: 生态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