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中国推进可持续性增长

濒危湿地的守望者


Paulson Jiangsu Visit 1

作者:石建斌

江苏东台条子泥滩涂湿地上,美国前任财政部长、中国问题专家、保尔森基金会创始人保尔森先生与夫人温迪顶着稍带寒意和咸腥味的海风,向远处的潮水线走去,他们期待能亲眼目睹大量水鸟沿着黄海海岸年度迁飞的壮观景象。两年前的这个季节,保尔森夫妇也曾为此造访如东湿地,他们本希望见到极度濒危的勺嘴鹬,但当时的狂风暴雨使得那次的观鸟经历糟糕透顶。勺嘴鹬每年这个季节从东南亚北飞,在江苏等地的沿海湿地停歇、补充能量,然后继续飞往它们在西伯利亚的繁殖地。当时在专业鸟导的帮助下,他们虽然最终看到了一只勺嘴鹬,却是模糊地惊鸿一瞥,难以让人尽兴。

这一次却截然不同。作为终生的观鸟爱好者及生态保护者,保尔森夫妇这次不仅清楚地看到了几只勺嘴鹬,还置身于成千上万只包括斑尾塍鹬、大杓鹬、白腰杓鹬、青脚鹬、红颈滨鹬等在内的众多水鸟中。这些鸟儿们在此随浪翻飞、觅食、停歇,令人迷醉。温迪称赞这是她所见过的全球最壮观的野生动物迁徙情景之一,而她丈夫也不禁赞叹道,“在一个地方短时间内看到这么多种类和数量的水鸟在全球也并不多见啊”。这也再一次使他们亲自感受到了这片滩涂湿地对于众多迁徙水鸟的重要意义,更坚定了他们保护这些快速消失的湿地的决心。

保尔森夫妇之所以选择四月前往江苏,是因为这个季节正是众多迁徙水鸟在中国黄渤海沿岸湿地停歇、补充能量继续飞往遥远北方繁殖地之际。当然,他们此行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在如东和东台滩涂湿地观鸟,更重要的是保尔森先生要与江苏省委和盐城市委主要领导分别会谈,探讨湿地保护等话题。

Paulson Jiangsu Visit 2

为什么保尔森先生将此次中国之行主要目的地选定江苏?这不仅因为江苏拥有980多公里海岸线,滨海湿地面积近100万公顷,更重要的是其潮间带湿地作为亚洲尚存的同类型最大规模湿地之一,处于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飞路线(EAAFP)上,是多种珍稀濒危水鸟的重要停歇地和能源补给站。在这些珍稀濒危候鸟中,就有勺嘴鹬这一全球极危物种,目前其全球种群数量不足500只,而在江苏如东县和东台市的沿海滩涂湿地曾记录到超过140只的勺嘴鹬在此停歇、换羽。

正是因为江苏沿海滩涂湿地在保护勺嘴鹬、丹顶鹤等珍稀濒危物种上的重要性,以及其它重要的生态服务价值,如维持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减缓自然灾害威胁、净化水质等,包括南通如东滩涂湿地、盐城东台滩涂湿地、连云港滨海湿地和赣榆滩涂湿地在内的四处江苏湿地,连同其它省市的七处沿海湿地一并被《中国滨海湿地保护管理战略研究》项目确定为迁徙水鸟的关键栖息地,亟需得到保护。该研究项目是由保尔森基金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和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和自然资源研究所等机构合作于2015年完成的,得到了老牛基金会的资助。

在《中国滨海湿地保护战略研究》项目完成后,保尔森先生曾致函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希望江苏省委和省政府高度关注江苏的滨海湿地,并吁请加强对它们的保护。此次保尔森先生的四月中国之行首站选择了南京,在此拜会了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先生,双方就江苏省的可持续发展和湿地保护等话题交换了意见。

会谈中,李强书记首先介绍了江苏省的基本特点—“经济大省、人口大省、土地小省”,江苏省的经济发展面临较大的生态环境制约,而生态环境也受到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巨大压力。他也谈到了江苏滨海湿地面临的问题,特别是本用于保滩护堤的外来物种互花米草现在却成为湿地生态保护的威胁。保尔森先生适时地向李强书记介绍了《中国滨海湿地保护战略研究》项目的有关成果,并再次强调了上述江苏四处滨海湿地的重要性和保护的迫切性。目前保尔森基金会正在与中国有关部门沟通,争取在中国开展互花米草防治试点项目。

离开东台条子泥滩涂湿地之后,温迪前往深圳,参加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的会议,而保尔森先生一行驱车前往一百多公里之外的盐城市,拜会盐城市委书记王荣平先生,就沿海湿地保护、可持续城镇化建设、申请世界遗产地、推介盐城湿地资源等话题行了讨论。保尔森先生分享了他此次在条子泥滩涂湿地观鸟的经历,也特别强调了条子泥滩涂湿地的重要生态价值及对保护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上的水鸟的国际重要性。此外,双方均表示需要高度关注互花米草对盐城滨海湿地的严重危害及其防治的问题,并表达了对合作开展互花米草防治试点工作的兴趣。双方同意在保护盐城的沿海滩涂湿地、支持盐城沿海湿地申请世界遗产地、推介盐城湿地资源以及支持盐城申请可持续城市奖等多方面开展合作。

Paulson Jiangsu Visit 3

Topics: 湿地, 生态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