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中国推进可持续性增长

为自然折服


宝贵的资源: 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青海,位于黄河、长江、 澜 沧 江 的 源 头 地 区 。该 保 护 区 总 面 积 1 5 . 2 万 平 方 公 里 ,比 英 格 兰 和 威尔士面积总和还大,是中国九个国家公园试点区之一。
宝贵的资源: 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青海,位于黄河、长江、 澜 沧 江 的 源 头 地 区 。该 保 护 区 总 面 积 1 5 . 2 万 平 方 公 里 ,比 英 格 兰 和 威尔士面积总和还大,是中国九个国家公园试点区之一。

 

今天是第48个地球日!今年的主题是“环境与气候知识”,体现了环境教育作为进步的基础的重要性。今天的文章推送是响应今年的地球日主题,由保尔森基金会环保专家朱力撰写,分享他对于自然内在价值的想法。朱力现任保尔森基金会环保项目副主任。

作者:朱力

机引擎在持续轰鸣。你乘坐的洲际航班正飞行在万米高空。透过舷舱,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冰雪世界,洁白晶莹。它一望无际,与远在天边的地平线融为一体。那里一定特别冷也特别静谧吧,你寻思着。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广袤,寂静中透着荒凉。忽然之间,你觉着有些孤寂,思绪万千。虽然你乘坐的喷气式客机代表着人类现代科技的高峰,但你仍不免感到有些渺小无助。在这样一个偶然的场景下和原始自然撞个正着,你不免感叹人类社会从最初的茹毛饮血到今天的日行万里,是多么了不起的进步。然而,面对舷舱外的荒野,你依然会心生敬畏。

人类社会的进步总是伴随着荒野的退缩。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到来,荒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等同于落后、尚未开发的荒地,等待着人类劳作的救赎。在这样的理念下,人类以征服者的姿态不断向荒野进军。当人类掌握的工具还比较原始的时候,人类对荒野地的侵噬还比较温和。但随着人类手中的现代化工具愈发先进,移山填海已经变得司空见惯。

这给自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而这种冲击往往难以逆转。据估计,全世界近半的原始森林已经荡然无存,而高达85%的鱼类已经面临过度捕捞和资源枯竭的威胁。

早期的环境保护者们其实已经警告过人类不要对原始自然予取予求。近代,对原始自然进行保护的思想促成了美国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国家公园体系的建立。如今,许多仍在经济上穷追猛赶的国家依然把荒野视作生财变现的资源。而荒野在提供人类赖以生存的各类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的巨大贡献,则往往被忽视。从这个意义上讲,基于短期经济利益而对荒野进行无节制的开发,无异于竭泽而渔。

既然我们已经将荒野置于危境,我们为什么不能下定决心,集思广益,去保护、恢复荒野呢?

中国正在发生的改变为我们提供了拯救荒野的希望。中国目前倡导的“生态文明”,力求将自然保护融入到经济发展的规划和实践中,以缓解几十年来经济高速发展给环境带来的压力和破坏。无论是早先实施的旨在保持水土、恢复生态的“退耕还林”和“退牧还草”,还是建立中国的国家公园体系,或是加强对滨海湿地的保护与修复,中国正在将发展的轨迹引向有利于自然保护的方向。

当然,要完成这样的转变需要假以时日,其间也会困难重重。能与中国的合作伙伴齐心协力,共同推动这一转变,保尔森基金会感到自豪。从协助中国建立自己的国家公园体系,到制定中国滨海湿地保护管理的战略规划,再到针对迁徙候鸟和湿地保护的公众宣传活动,我们与中国的合作伙伴携手并肩,在自然保护的前沿不懈努力。

为了进一步提升公众对荒野价值的认知,我们目前正和多个合作伙伴策划一个以荒野保护为主题的系列活动,以推动公众对荒野的关注,并激发更多的保护荒野的实际行动。通过聚焦荒野,我们希望重新点燃人们对荒野的兴趣,去发现、去体验荒野的魅力。同时,我们也希望能推动决策者重新审视其对待自然和荒野的态度和政策。如果人类不对“唯我独尊”的理念加以收敛的话,自然和荒野只会更进一步地退缩。

当今世界,科技让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但我们与自然与荒野的距离却越来越远。这不仅是因为荒野已经所剩无几,更是因为我们已经满足于现代城市生活中狭小却舒适、安逸的生活空间。

人类的雄心壮志或许会继续膨胀,城市会进一步肆意地扩张,更多更新的工程壮举会让人叹为观止,但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或许会变得更加单调乏味、让人麻木。未来如果连在万米高空俯瞰荒野,为自然所折服的可能都不复存在,岂不太令人惋惜?哪怕只是一瞬间。

Topics: 生态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