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中国推进可持续性增长

埃斯瓦尔·普拉萨德谈中国日益面临的货币挑战


prasad-presentation-2

斯瓦尔·普拉萨德是康奈尔大学戴森应用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曾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部主管。在自己的新书《不断升值的货币——人民币的崛起》中,他评述了中国随着在全球舞台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不断发展变化的货币政策。针对近期中国外汇储备大幅下降以及人民币汇率连创六年新低,普拉萨德并不赞同对中国货币走势作简单化的概括:

1-balloon中国是否如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称的那样是一个“汇率操纵国”?

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以获得不公平的出口优势,这种说法没有经济上的真凭实据可以支持。过去两年来,为了防止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作为中国央行的中国人民银行实际上一直在干预货币市场。因此,如果要说的话,中国一直在帮美国的忙,没有让人民币对美元像市场似乎想要的那样大幅快速贬值。

gainingcurrencylarge不过,人民币走弱可能表明,在美联储加息之前,中国央行面对美元走强的趋势采取守势。有意思的是,美国自己长期以来一直要求中国让市场力量决定人民币的价值,这种实质上自相矛盾的态度颇有讽刺意味。相反,美国如今尴尬地暗示,要求中国干预外汇市场,防止人民币像市场希望的那样大幅贬值。

货币市场格局很快就会变得更具挑战性。特朗普担任总统预示着与中国的经济紧张关系加剧,特别是在贸易和货币政策方面。可以想象,作为总统,特朗普先生将不得不兑现其标志性的竞选承诺,很快正式指控中国操纵货币,还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这反过来几乎肯定会引起中国的过激反应,使双边紧张关系迅速升级。

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非常有可能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全面征收高额关税,而这样的想法曾一度被视为“核选择”。对货币操纵的正式指控可能会导致中国政府立即采取积极反制措施。风险在于这样的行动可能会上升成一系列针锋相对的双边贸易和投资流动限制措施,使中美两败俱伤。

2-balloon中国采取了使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国际化措施,但现在政府转而实施货币管制。您认为是怎么回事?

2016年10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将人民币纳入构成其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使人民币成为“精英储备货币”。然而,从那时起,人民币似乎偏离了成为主要全球货币的道路。

最近,随着人民币相对于美元贬值,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占的比重和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双双下降,这反映了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及其货币的信心减弱。短期来看,人民币贬值使其国际化势头减弱。但如果这意味着迈向更加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可能有助于人民币在国际金融中发挥长期作用。

跨境双向资本自由流动是提升货币的国际价值的关键要素。近来收紧限制资本外流的措施对人民币在全球金融中的地位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时断时续的资本管制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及其传递出的信号所表明的基本政策环境的不可预测性,对货币的国际化几乎没有任何好处。

虽然如此,在人民币崛起成为重要国际货币的过程中,这些新情况可能只是暂时的绊脚石。如果中国经济以像样的速度持续增长,如果中国政府贯彻其已经明确承诺的经济自由化和改革措施,人民币将重新走上正轨,在跨境贸易和金融交易方面发挥更加突出的中介作用。

3-balloon自2014年6月达到近4万亿美元的最高水平以来,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下降了9000亿美元左右。这是怎么回事,中国政府是否应予以重视?

其中一些损失是由于货币估值效应,反映了欧元和日元等货币的贬值。相对于美元,这些货币在中国持有的外汇储备中也占到了一部分。

更重要的因素是,面对大量资本外流的局面,为了保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中国人民银行对外汇市场进行了干预。上述资本外流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中国政府放宽了对资本外流的限制,允许中国家庭、企业和机构投资者扩大对外投资来实现投资组合多元化。然而,资本外流也反映了对中国经济和金融风险加大的担忧,以及反腐运动所加剧的资本外逃。

这些类型的资本外流往往倾向于同步升降。这种模式在2015年秋季愈演愈烈。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开始放开汇率,允许更加自由的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伴随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2%,这一举措被金融市场误解为恐慌信号,表明政府急于对股市下跌和增长停滞采取应对措施。这造成了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压力双双上升的困难局面,使国内决策复杂化。

尽管短期经济增长已经趋于稳定,进一步承诺推动金融市场改革和全面经济改革将起到必不可少的重要作用,由此开始重建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而这又将对稳定资本流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Topics: 人民币的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