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工业转型是促进低碳经济增长的利器


(照片:China Photos/Stringer/Getty Images)
(照片:China Photos/Stringer/Getty Images)

 

作者:成可黛

球正式进入了能源转型期。2016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 《巴黎协定》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正式签署,全球将迎来一个各国自主减少碳排放的新时代。这是各国第一次作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具体承诺,这种承诺即便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在政治上也是有约束作用的。承诺的目标将纳入国际进程,每五年对全球行动总体进展进行一次盘点。

世界各国终于就气候问题达成协议值得庆贺。但也要知道,新时期仍然困难重重,我们开始逐渐了解实现这种经济转型的代价。焦点问题主要是: 煤炭作为首要电力能源的主体地位开始衰落,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在新能源格局中的地位变得日益重要起来。

但在更可持续的新经济模式下,工业部门会受到什么影响,这个问题现在还不明朗。有些环保人士把重工业看作发展的阻力,因为重工业占2010年全球直接温室气体排放量的21%,如果加上工业用电产生的排放,比例将升至三分之一。但也正是这些行业,如钢铁、水泥、铝、铜及其他原材料行业,构成了现代经济体系的支柱。更重要的是,这些行业是每个国家从农业社会走向城市社会的基础,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的薪酬水平和生活质量都随之提高。如果没有水泥和钢铁,就无法建设城市,而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目前都在加快城市建设速度。更不能忽略的是,以可再生能源体系和绿色建筑为中心的大多数低碳城市发展规划,在很大程度上都需要用到这些材料。

钢铁用量是反映城镇化水平的良好指标。一个国家的人均钢铁用量越高,这个国家的城镇化水平可能就越高。举例来说,美国有80%的城市人口,2008年人均钢铁用量约为14吨。这个数据多年基本持平,因为美国的城镇化水平已经相当高。但同样是在2008年,中国的人均钢铁用量仅为3.3吨,印度只有0.7吨。中国和印度的城市人口比例分别为50%和33%。未来5年,中国的城市人口预计增长1亿。未来几十年,中印两国以及其他非洲和南美洲发展中国家对钢铁及其他基本建材的需求只会有增无减。

如果我们期望发展中国家的生活水平达到接近富裕国家的水平,同时还要实现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就必须将重工业解决方案纳入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这些解决方案可以有多种形式:首先,各国应承诺关闭污染最严重、效率最低下的工厂。中国可以在这方面起到示范作用:中国承诺减少钢铁行业的过剩产能,首先应该采取行动关闭业绩最差的工厂,包括一些国有企业的工厂;还要包含完善的工人转型规划,减轻数百万下岗工人受到的影响。

但是,我们不可能把全世界的所有钢铁厂和水泥厂都关掉,却还要维持现代经济的运转。因此,继续运营的工厂必须实现清洁生产并提高效率。例如,钢铁厂可以用电弧炉替代燃煤炉,逐步加大使用回收废钢,而不是冶炼新钢。新型低碳水泥可以逐步取代传统的水泥。每一项工业设施都可以不再使用以严重污染的方式生产的电力,转而利用熔炉和其他工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余热来发电。即使在已经工业化且效率相当高的美国,据能源部估算,通过加快普及这类节能技术,到2025年,工业能耗可以在2012年的水平上再降低15%至32%

另一种解决方案是在城市建设中减少使用原材料和高污染工艺。新的“拼车”出行方式, 加上便捷、经济的公共交通,可以大大减少发展城市公路网的需要。新型风力涡轮机设计,例如谷歌Makani风电业务部门的做法,用发电风筝与软件控制相结合的方式,可以取代大量使用钢铁的传统涡轮机。随着这些新一代技术的迅猛发展,发展中国家也许能够跨越传统工业发展阶段,更有可能用少得多的原材料达到较高的生活水平。

但是,所有这些解决方案的前提是:巴黎气候大会上做出的宏观层面承诺要在地方层面加以落实,这是因为规划和基础设施方面的决策通常都是在地方一级制定的。这就需要政府大力支持新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支持新的投融资体制,鼓励公共和民间资本进入低碳领域。此外还需要民营企业的创新和创业精神。但最重要的也许是思想上的转变:不要再把重工业视为罪魁祸首,而是要以低碳工业发展为利器,积极实现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

成可黛是保尔森基金会负责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城镇化项目的副主席,为基金会在中美两国开展的气候变化、空气质量及可持续城镇化项目提供总体策略和组织协调。

Topics: 气候变化, 经济, 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