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积极财政政策的反思


(照片:Kevin Frayer/Stringer/Getty Images)
(照片:Kevin Frayer/Stringer/Getty Images)

 

作者:宋厚泽

国经济增长的不断下滑,加上最近的汇率波动和资本外流,使得中国经济问题成了全世界的焦点。近来,许多人不约而同地提出用更积极的财政政策来解决中国面临的困境。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在最近一篇博客中建议中国采用支持家庭消费和经济转型的财政政策。这样既有助于转型,同时也能加速中国的经济增长,提升人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但是通过积极财政政策来促进增长恐怕治标不治本。表面上看,增长下滑是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但是必须要看到,2008年以来,政府通过一系列经济刺激人为拉高了经济增长。因此中国经济当前的规模和增速恐怕都要高于经济潜在水平。

为了应对08年以来的经济困难,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财政和信贷政策来促进经济增长。2009年一年,信贷总量就增长了超过30%。按理说,当经济危机过后,政府就应该退出刺激。财政赤字和信贷增速应该恢复正常水平。但是中国的信贷增速直到2013年才回归到刺激前水平。同时,考虑到经济刺激导致信贷绝对规模的增加,即使增速回归后,信贷增量的规模依然非常高。中国的社会融资存量与GDP的比值从120%增加到了200%以上。

从理论上讲,伯南克的建议是正确的。政府可以通过财政刺激增加短期经济增长。但问题是,只有在经济低于潜在水平时,才需要政府提供刺激。在当前中国的情况下,很难说经济增长低于潜在水平。

最近一段时间的经济下滑使很多人认为政府减少了经济刺激。但事实上,政府的刺激并没有减少,只不过增长的慢了而已。假如政府永久性的增加一千亿的支出。在第一年,刺激会带来经济增长,同时会让经济规模永久变大。但第一年以后,这笔支出就不会带来任何经济增长。这正是中国过去几年发生的情况。根据IMF计算的宽口径财政赤字(包括卖地和政府融资平台借款等),整体财政赤字从2007年的6%的水平增加到了2009年的12%,最近两年稳定在了9%的水平。换句话说,政府支出的增速下降了,但规模没下降。

因此,在政府至今没有完全退出所有刺激政策的情况下,很难说中国现在的增速低于潜在水平。这也就意味着,不管是以投资还是消费为主的任何大规模经济刺激都可能带来进一步的资源配置扭曲。假如政府过去几年的刺激没有那么大的话,那么中国过去几年的经济增长恐怕要低一些,同时中国经济现在的总量也要小不少。当前所谓的需求不足现象,不能不说是过去几年靠投资增加需求的直接后果。

中国过去几年的财政刺激和其他国家有很大不同。一般的财政刺激偏向于刺激消费,过量的后果必然是通货膨胀。中国的财政刺激主要用于投资。长久下来,必然导致产能过剩和工业产品价格下降。

因此,不能简单的把中国当前的产能过剩问题简单的归为需求不足。主要根源是中国过去几年进行了过度的投资。任何投资都是应该满足未来消费的。而通过新的投资为过去的投资形成的产能创造需求是注定不可持续的。应该趁目前还有空间时,及早反思。

作者简介

宋厚泽

智库研究员, 保尔森基金会

Houze Song宋厚泽是保尔森基金会智库研究员,主要负责基金会的智库活动。他此前曾在哥伦比亚全球中心(东亚)担任研究员。之前,他曾在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担任研究经理,辅助茅于轼主席的研究和项目管理工作。他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定量分析法硕士学位和国际经济学专业公共管理硕士学位。

Topics: 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