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的一年,新的经济时代


作者:成可黛

Kate-Gordon-2015headshot-Web

立春快乐,春节快乐!

对中国来说,这不仅意味着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根据近期国务院会议发布的报告,一个新的经济时代也即将拉开帷幕。面对经济增长放缓和传统制造业产能过剩等问题,政府领导人呼吁进行大规模的供给侧改革,从生产型经济转向以消费和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模式。据负责中国经济改革工作的李克强总理表示,重工业本身将在这一经济转型中起到关键作用:抓住化解过剩产能、消化不合理库存、促进企业降本增效等方面的难点问题,李克强总理在最近的讲话中指出,率先从钢铁、煤炭行业入手取得突破

巴黎气候峰会圆满落幕之后,世界各国纷纷同意大幅限制二氧化碳排放,中国脱离高碳制造业的转变就像是梦想成真一般。毕竟,中国早在2007年就已经超过美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而制造业和电力行业合起来占中国碳排放量的85%。根据哈佛大学贝尔弗中心的刘竹所进行的研究,中国四分之一的碳排放是由于生产被西方发达国家消费的产品所造成。

毫无疑问,中国经济需要某种程度的平衡和多元化,这不仅仅是从碳排放的角度来看。但正如我在最近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的文章中指出,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如果要实现真正可持续的全球经济转型,使中、美等国家和地区从化石能源体系转向低碳或无碳的替代性能源,将需要一个强大和充满活力的制造业。目前的风力涡轮机还是有80%的钢材零部件;太阳能系统需要钢制或铝制的支撑梁;很多绿色建筑也依靠钢筋混凝土结构。

中国已经坚定承诺发展新的经济模式,不仅要降低制造业密集度,而且还要减少碳排放。在去年12月于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的边会上,中国领导人承诺大幅度提高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到2020年使太阳能发电达到200吉瓦,风力发电达到250吉瓦。(作为参照,美国目前的太阳能发电装机总容量为24吉瓦多一点,是中国拟建装机容量的十分之一。)

那么,为了实现这双重经济目标,中国是否会关闭其生产制造基地,同时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采购,从而确保那些高耗能的工厂都建在海外,有可能设在环保标准要求较少、成本较低的市场中?还是会对其制造业采取更加全面、综合的措施,推动这些行业精益化、高效化和灵活化,从而为低碳未来做出贡献?

后一种方式不仅更可取,而且很有可能实现。原因如下:

  • 中国一直以来都擅于调整现有制造业以满足新经济的需求。中国在半导体工厂和劳动技能方面的投资让中国有良好的条件可以赢得太阳能和平板显示器相关技术领域的市场份额。(不过,急于进军太阳能生产领域的事例也很好地提醒了我们,大规模转向像太阳能这样的新兴产业可能会带来行业自身产能过剩的问题。)
  •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钢铁行业已经证明了其有能力提高效率,进行调整并占领新兴市场。美国的铁锈地带对钢铁行业面临的挑战并不陌生;从1970年至1990年期间,这个行业因全球竞争而丧失了260,000个美国就业机会。剩下的钢铁厂不得不改变策略;有些倒闭了,但也有一些自1990年以来能源成本降低了30,而且还找到了新的市场,如生产制造风力涡轮机。
  • 对中国河北等地实力雄厚的工业部门而言,有时候最好的出路是依靠现有基础设施和地域资产求发展,而不是完全抛弃。供应链、成熟的劳动技能以及便利的交通运输体系和港口设施都是中国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已经形成的强大竞争优势;这些资产应该成为经济转型战略的一部分,而不是被这种战略所遗弃。

由于所有这些原因,中国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努力将其现有产业融入实现更可持续的经济转型的总目标。但是,即使钢铁行业可能尤其享有这些新的机遇,由于行业收缩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经济转型将需要付出代价。中国中央政府已认识到这一现实,刚刚宣布今后五年每年拨款1000亿元人民币(152.5亿美元)用于解决钢铁和煤炭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主要重点是下岗工人的安置。

中国努力应对经济转型的实际影响,这最终可能提供美国可以学习借鉴的榜样,正如中国可以参考美国铁锈地带走过的道路,从中汲取一定的经验教训,从而了解如何在走向低碳未来的同时充分利用产业优势。归根结底,我们目前都同处这一全球性的能源转型过程之中。

Topics: 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