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在气候问题上成为新的负责任参与者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图左)与中国气候变化特别代表解振华在巴黎气候大会开始前交谈。 (Francois Mori/AP)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图左)与中国气候变化特别代表解振华在巴黎气候大会开始前交谈。 (Francois Mori/AP)

 

上周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谈判所取得的成果中,有一个几乎举世公认的事实,那就是美国和中国对达成最终协议起到了核心作用。中国在此次气候峰会上发挥了重要作用,让我们不禁要问:中国是否终于成为了“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就像美国前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曾经公开呼吁的那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无疑正展现出真正的“负责任的领导作用”,尤其在涉及到反映中国本国利益的问题上。而在环境和气候问题上采取行动肯定符合中国的利益。

大多数评论家都一直非常关注中美两国过去两年来为达成气候变化协议而开展的工作,因为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同时也是最大的碳排放国。举例来说,中美两国在2014年11月发表了历史性的联合声明,承诺致力于达成全球气候协议并提出了各自的目标,比如中国就承诺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最近,在习主席访美期间,两国重申了为巴黎气候峰会设定的目标,同时高度评价相互为应对气候变化而做出的承诺,其中包括美国的“清洁电力计划”和中国提出的全国碳排放总量控制及交易体系。

来参加巴黎气候谈判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中国身上,希望今年不会重蹈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谈判失败的覆辙,当时中国努力阻挠设定具体的大幅减排目标或全球排放量将有可能达到峰值的任何期限。巴黎气候谈判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一次,中国实际上促成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达成最终协议,而不是相反。

总而言之,中国和美国在巩固框架协议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框架实际上确认了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并规范了各国将努力解决这一问题的程序。已经有很多充满智慧的文章讨论了巴黎气候谈判的成果,其中包括这篇这篇;还有这篇“中参馆”网站上的文章也包含了专家们对中国在此次谈判中所起的作用发表的一系列评论。大家都强调的关键一点是,该协议首次提出了每五年一次进行强制性审查的程序,让各国有一个时间表来提供、更新和实际验证各自的应对气候变化战略。这是一种进步,不仅在于提供了必要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将使今后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付诸实际;而且还体现在对问题的认识上,即尽管所面临的挑战是全球性的,但唯一合理的解决方案将因地制宜,以切合当地的经济和环境条件。

就中国而言,习主席明白他的国家再也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经济增长。在他的领导下,中国正试图调整其经济、环境及气候政策,使之摆脱对重污染行业的依赖,转向更加多元化的经济增长动力结构。中国在清洁技术和可再生能源方面进行了重大投资,事实上投资力度比美国和欧盟加在一起还要大。根据国际能源署的资料,中国现在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占全世界的四分之一。

目前可再生能源产业在全球范围内发展迅猛,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国内引人瞩目的可再生能源增长。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已经下降了50%。在过去十年中,中国的水电增长了一倍,风电增长了60%,太阳能光伏发电增长了280%。仅在2009年,中国的太阳能产业就推动全球价格下降了50%以上。而就在本周,中国国务院核准了一批水电核电等清洁能源重大项目。中国有意在全球市场上占据领先地位。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重要的是中国领导人继续推进这一经济转型。

中国已经在国内和国际上做出的承诺,以及公众对在即将到来的“十三五”规划期间执行积极环保计划的期望,都明确表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行动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就像中国谈判代表在巴黎成功展示的那样,中国的确有能力成为名副其实的“负责任的领导者”。如果中国成功实现经济转型,这符合我们大家的利益,应当予以支持,而中国则可能最终成为全世界应对气候问题的真正领导者之一。

成可黛是保尔森基金会负责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城镇化项目的副主席。戴青丽是保尔森基金会高级顾问。

Topics: 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