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巴黎气候谈判的重要因素——原因何在?


 作者:亨利·保尔森

Xi-Obama-White House

球关注气候变化问题的人士现在都把目光投向了巴黎。下周,世界各国领导人将在这里积极协商多方外交协议,尽量使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免遭最严峻的气候变化恶果。不过,谈到应对气候变化,我们寄希望于中国和美国。身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和最大碳排放国,中美两国如果能够携手合作,确定减排目标并坚决落实,为其他国家做出表率,就能在这个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

对此我们有理由感到乐观。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年前发表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国承诺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随后在向巴黎气候谈判提交的文件中做出正式承诺),美国则承诺,到2025年碳排放将在2005年基础上降低至多28%。这项声明表示,两国都认为可以在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上携手合作。中国最近承诺推出全国性的碳排放总量控制和交易体系,目标之宏伟甚至超过了美国。

根据我在中国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我认为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态度是认真的,至少目前是这样。因为减少碳排放关系到中国更大范围的根本转型,以实现更加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旧有的依赖国家投入的出口拉动型经济增长模式已经失去发展动力。所以,中国领导人正推动国家向服务主导型经济转变,这显然会降低碳强度。在格兰瑟姆研究所(Grantham Institute)最新发布的《中国的“新常态”:结构性调整、改善增长和碳排放达峰》报告中,环境经济学家弗格斯·格林(Fergus Green)和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认为,从中国目前的经济调整状况来看,中国能源领域二氧化碳排放和整体温室气体排放量有可能最早在2025年达到峰值,从而让“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全球变暖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成为可能。

除了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之外,中国还承诺使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构成中的比重(从目前的9%1)上升到至少20%,化解空气质量危机并摆脱对重工业的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总而言之,这些承诺表明,中国的目标是构建一种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从经济和环保的角度都更加具有可持续性。

从倡导电力行业定价和政策改革,到与实地推动切实改变的市级领导合作,保尔森基金会正在中国多层面努力推动可持续发展的相关工作。未来五年内,中国城镇化大潮将促使约1亿人口迁入城市。各城市的领导们正身处一线,贯彻新经济政策,确保以可持续的方式实现城镇化。

因此,当各国领导人在巴黎专心致志进行国家层面的谈判时,保尔森基金会也将邀请中国市级领导,参加巴黎市和彭博基金会(Bloomberg Foundation)共同主持的“城市领袖气候峰会”(Climate Summit for Local Leaders),重点讨论中国的城市在应对气候变化和促进可持续发展上可以发挥的作用。举例来说,建筑物排放约占全球碳排放的40%,而全球大约50%的在建建筑都在中国,所以中国如果推出降低建筑能耗的政策,将产生巨大影响。

当然,在中国转向低碳发展模式的过程中会面临诸多挑战,从就业结构调整规划,到创造服务业就业机会,再到说服既得利益者摆脱低效高耗能行业等,涉及方方面面。中国实践承诺的关键将在于,是否愿意提供与国际气候界合作所需的必要数据和透明度,从而体现中国领导人的认真态度。

毫无疑问,中国并不是因为巴黎气候谈判,才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和治理污染的。中国推动经济转型是因为旧有的模式不再起作用,而且公众强烈要求治理环境污染。不过,联合国气候谈判进程还是为中国提供了一个重要机会,可以向其他国家表明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认真态度。

亨利·保尔森是保尔森基金会主席

Topics: 空气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