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和环保合作保持中美关系稳定发展


作者:魏蕾

134627589_14423609506691n

前,中美关系仍然因为从网络安全和南海争端到货币贬值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一系列棘手问题而裹足不前。但是,地方层面的积极接触,特别是在环保合作上的积极参与,已经成为习近平主席最近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的亮点之一,而且日益成为两国双边关系的亮点。最突出的是习主席访美前夕在洛杉矶召开的“中美气候领导峰会”上达成的承诺。中美多个省、州、市领导人宣布,他们将共同努力使碳排放量每年减少12亿吨,这相当于巴西和日本的全年排放量。此外,中国代表团宣布将共同发起成立“率先达峰城市联盟”,致力于比2030年的国家目标更早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

习主席此次访美期间组织安排的三项地方级活动重点集中在中国的首要经济和环境任务上:减缓气候变化和采用清洁技术、扩大双边贸易和投资以及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在这些问题中,环保方面的合作似乎成了主要议题。

城市已经成为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焦点,两者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中国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计划中起重要作用的是历史性的城镇化规划,这将使超过一亿农村居民在2020年前迁入城市,其规模相当于每年迁移四个人口最稠密的美国城市。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已被定性为21世纪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其目的是使中国经济从投资和出口拉动型增长转向需求驱动型增长模式。

这种规模的经济增长将带来严重的环境影响。中国的市级领导直接处于与污染作斗争的第一线。政府已经把平衡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作为重中之重:地方政府官员的升迁现在取决于是否实现环保目标,而不仅仅是经济目标。此外,对环境恶化的担忧已成为中国各地城市社会不稳定的核心源头。

然而,即使有最良好的意愿,市级领导仍然面临落实环保举措的一些障碍。其中最主要的是如何找到资金来支持向低碳经济转型。中国的市级领导无法为此类举措而征税或发行债券以筹集资金。作为习主席访美成果之一,可能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倡议是成立“中美建筑节能基金”。该基金由保尔森基金会帮助推动并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宣布成立,旨在提供资金以促进现有清洁技术在中国的应用,从而大幅减少二氧化碳及其他有害气体的排放,同时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促进工业生产效率并创造绿色就业机会。

实现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另一个主要障碍是地方政府官员缺乏专业知识经验,他们有时候对落实中央政府官员制定的政策不太积极。海外培训项目,即“市长对市长”的同行交流活动,具有变革性潜力来解决这一问题。不过,中国正在持续开展反腐败运动并在整个政治体制中推行厉行节约措施。在这种形势下,目前的气氛导致了此类培训项目大幅削减。

保尔森基金会与中国市长协会合作,在芝加哥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配合下,为中国的市长和政府骨干举办一年一度的可持续发展培训项目。这个在中美两地进行的培训项目即将进入第四个年头,已经分别为来自北京、广东及浙江的代表团举办过培训,每年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举例来说,北京代表团团长、北京东部农业区县平谷区的区委书记就从沿着密歇根湖岸边骑自行车的经历中得到了启示,为了建设自行车道和绿地空间而修改了平谷区一条主要沿河公路的规划方案。浙江省义乌市委书记打算与代表团访问过的美国城市波特兰市开展合作,以波特兰市著名的珍珠区为蓝本,在义乌打造适宜步行的街区。

推动此类“市长对市长”的同行交流活动也有助于为美国的清洁技术公司赢得机会。中国将在城镇化规划上投入6.8万亿美元,并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根据“十三五”规划推出其最宏大的一个环保规划。清洁技术领域的商机据估计价值1万亿美元左右。美国的市长们可以而且应该配合国内企业做好准备,充分利用这些机会。

波特兰市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该市发起了一项名为“我们打造绿色城市”的倡议,其中包含波特兰市的所有清洁技术公司。波特兰市不仅提供其有关如何推行可持续发展最佳实践的专业知识经验,而且还使其企业在中选解决方案中占有一席之地。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最近在彭博慈善基金会举办的“我们的气候,我们的城市”活动上表示,“如果我们改变给我们的城市提供动力的方式,我们就改变了世界”。中国以具有环保意识的方式实施其城镇化规划符合全球利益。由于中美关系在最高层面上进展有限,地方领导人必须当仁不让,推动在这一重要双边问题上取得进展。

魏蕾是劳雷尔战略咨询公司(Laurel Strategies)的高级顾问,曾担任保尔森基金会首席可持续发展官。这篇文章的长篇版本刊载于十万强基金会2015年专题报告

Topics: 中美关系, 可持续城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