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中国推进可持续性增长

国会再也没有借口可找了,因为中国已经在气候问题上树立了榜样


作者:成可黛

Xi Jinping UN Speech“(我们要)坚持走绿色、低碳、循环、可持续发展之路。”

在今天的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上述讲话的可不是某个确实注重环保的小国(比如瑞典)元首,也不是联合国总部大楼外关注气候问题的倡导者,而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国家主席。

中国似乎正开始走上迈向新的更可持续经济发展模式的道路,同时让美国在目前采取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上感觉有些许的不自在。习近平主席的联合国讲话是一个星期来发表的重要讲话的“收官之作”, 以一种美国国内很少见到的方式把经济发展的重点与应对气候变化的重点完全统一起来。

周三,习近平主席亲自出席了在西雅图以非公开形式举行的中美企业家座谈会。我很自豪地说,保尔森基金会是此次座谈会的主办方。他在会上强调中国希望对美国企业的投资持更加开放的态度,其中包括对将会支持努力实现能源转型的各种清洁技术的投资。而在一周前,中美两国已经宣布成立一个新的私募基金,对中国的能源效率项目进行投资,同时也着眼于促进清洁技术的应用。这两个消息都表明企业和民营经济在推动中国的能源转型的过程中将会发挥重要作用。

接着,中国于周五提出了公共部门方面的举措,宣布了一系列政策承诺,其中包括提供30亿美元新资金帮助贫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制定新的电力行业规定,相对于更传统的化石燃料发电,优先调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坚定承诺到2017年中国污染最严重的行业碳排放达到峰值并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

当然,美国在这些领域也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尤其是通过“绿色气候基金”资助其他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在这一领域,中国现在才刚刚迎头赶上。但在其他承诺上,特别是电力行业改革和碳排放权定价方面,美国可能很快会被中国甩在后面。从根本上说,虽然我们目前有两个综合性的碳排放权定价体系,但仅涵盖加州东北部各州,而不是全国。此外,虽然很多州都定下了引人瞩目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包括加州刚刚通过规定,要求到2030年50%的公用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美国整体上并没有作出这样的承诺。

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听到某些国会议员说,“只要中国采取行动”,美国就会开始认真努力应对气候变化。本周过后,看起来是到了兑现这一承诺的时候了。

如果读者有兴趣更详细地了解中国如何才能真正实现这些宏大计划,保尔森基金会刚刚发布了一系列报告,具体探讨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电力行业改革、需求响应和建筑能效公示政策。此外,我们还将发布报告论证中国京津冀地区的可持续经济转型,目前重工业仍是该地区某些省份的问题实质所在。

Topics: 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