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立场:中美两国带头防止气候变化


作者:侯安德

Common ground- U.S. and China taking the lead on preventing climate change
展望未来:习近平和奥巴马做出表率,再次发表关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计划的联合声明

 

昨天,中国与美国发表联合声明,正式承诺于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并采取其他措施确保电力行业更多使用除煤炭以外的其他低排放能源。虽然中国此前已经宣布计划建立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有些人可能会说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此次发表的联合声明强化了中国在国际层面上的承诺,为此类计划增添了一个新层次的确定性,因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真正的碳排放定价市场机制是政策工具的重要组成部分。

保尔森基金会支持两国努力应对全球变暖,我们认为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发挥表率作用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这是我们的共同立场之一。继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之后,两国时隔不到一年又共同宣布这样的计划,考虑到就在几年前两国还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等待观望”、裹足不前,其象征意义尤为重要。

以前的那种态度对两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经济效益,因为(1)两国都分别对很大一部分全球碳排放污染负有责任,碳排放占比合计超过30%;(2)中美两国都已经拥有着手解决这一问题所需的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技术,这些技术具有经济竞争力而且可以随时加以利用;(3)中美两国都由于已经正在发生的气候变化而面对严峻的经济和公众健康风险及开支问题。

就在本周早些时候,作为保尔森基金会启动的“强化市场机制,改善空气质量”系列活动的一部分,我们与美国环保协会的马乔希和杜丹德合作发布了一篇报告, 其中回顾了中国七省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所取得的进展,并对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起到实际作用应具备的各方面要素提出了建议。其中主要包括清晰明确、良好传达的减排目标以及相对较长的时间跨度,在应当实现减排的时间之前有关规则和峰值水平须具有透明度。透明度和较长的时间跨度可以让企业在如何实现减排上有更多的灵活性,同时推动新技术创新和投资。

碳排放交易体系与其他市场化改革措施协同一致,可以产生最好的效果。目前,在能源行业以及钢铁和水泥等污染最严重的行业中,国有企业占据了主导地位,通常可以优先获得国有银行提供的低成本融资。加快绿色金融改革以减少流入这些行业的投资并促进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包括规模较小的民营企业投资,可以作为一项具有补充作用的市场化改革措施。

另外一个是国务院2015年9号文件具体指出的电力市场化改革,这将有助于中国的电力行业为实现减排目标做出更大贡献。上述改革可以确保电厂的调度基于其全部市场成本,其中包括排放成本,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均衡各燃煤电厂的运行小时数。我们与睿博能源智库合作,在本周发布的另一篇“强化市场机制,改善空气质量”系列报告中具体探讨了这个问题。

碳排放定价政策有助于消除存在风险的经济扭曲现象,这种扭曲有利于陈旧的、污染较严重的技术和燃料,它们往往和代价高昂的公共健康问题联系在一起,如空气污染和水污染。中美两国现在就采取行动,既有助于解决自身的问题,也可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前夕展现世界各国需要看到的领导作用,从而鼓励其他国家共同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侯安德是保尔森基金会的中国研究部副主任。

Topics: 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