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最重要的问题却没说清


作者:宋厚

SOE Reform-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Remains Unclear

《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供了许多关于改进国企治理的新想法,比如优先股,国资之间混合持股和同股同权等。其中很多值得进一步的实证分析。但不得不说,这个文件不能给人带来多少关于改革红利的期望。原因很简单,中国国企最大的问题是市场竞争压力不足。但关于这点,文件中没有提出明确的解决办法。如果不引入市场竞争,而只是关注企业内部问题。即使能把一个垄断企业改的再有效率,垄断导致的社会损失不会有任何降低。

因此,在没有看到后续文件的情况下,很难评价这份国企文件。这份文件中给出的许多建议,在不同的外界条件下,会带来正面或负面的后果。比如说第十九条中提到的员工持股问题。员工持股从理论上讲能使企业和员工的目标统一起来,有助于改善企业经营。但是垄断国企搞员工持股却值得商榷。在行业不对其他所有制企业开放的情况下,垄断国企的利润基本来自于政府管制,很难说和员工努力有太大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员工持股基本就是再分配,把利润和股权从企业分给个人,对改善企业业绩不会有什么贡献。考虑到国企是全民所有,在不解决市场竞争不足的问题前,推进垄断国企员工持股恐怕不是好主意。另一个例子就是经营业绩考核。第五条规定对于商业类国企”重点考核经营业绩指标“。但在国企以优惠价格获得土地及资金和竞争压力不足的情况下,业绩本身的意义也要打个问号。

从这份文件中很难看出未来国企面临的市场竞争是更多还是更少。一方面,文件中提到”建立健全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同时向非国有资本(部分的)开放石油,天然气等七个行业。但文件开篇就提到国企改革的目的是”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这就让人有点疑惑了,如果是市场决定,那么国企既可能变大也可能变小,很难保证国企一定会变得怎么样。这自然会带来一个问题:如果市场化不能保证国企”做强做优做大“,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在不引入市场竞争的情况下,国企改革能达到什么效果,值得画个问号。目前的文件关于市场化的信号是含糊的,需要未来的文件和试点来澄清。全面深化改革已经将近两年了,但各界对改革的热情和预期却在下降。因而这次的国企改革对于增强各界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尤为重要。国企改革如何进行,能带来多大改革红利,还需进一步观察。

Topics: 国企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