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须知:为什么中国的城市化策略已经不合时宜


Paramilitary policemen direct passengers at a railway station during the traffic rush of the May Day holiday in Hefei

到现在为止,中国一直采取自上而下的城市化方式,严格调控投资金额、土地用途、人口迁移模式和区域优先重点。然而,上海交通大学陆铭教授最近在保尔森基金会智库发表的论文中提出,这是由于对实际情况存在错误的认识。在他的论文中,陆铭详细分析了中国的城市化策略所依托的许多理论,破除了几个认识误区。以下是他的五点建议:

  1. 户籍制度需在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突破。放开户籍制度,允许农民工享受公共服务,这样做的财政负担比以前想象的要小,因为包括交通运输和医疗保健在内的城市公共服务具有规模经济效益。追求就业而不是公共服务的人应该获得户籍。
  2. 建设用地指标配置应与人口流动方向一致。目前,由于无法在城市里买房,农民工不得不保留在农村的住宅。应该允许农民工放弃宅基地使用权,将其有效转化为新的农业用地,并在自己居住和工作的新城市取得土地使用权。
  3. 转移支付制度应从支持生产性投资转向支持公共服务。由于很多农民工外出打工,农民工流入地的当地政府为居民提供公共服务将面临许多困难。中央政府应把重点转向支持地方的公共服务投资,推进全国各地的公共服务适度均等化。这样也可以抑制农民工纯粹为了享受发达地区的公共服务而流动。
  4. 经济增长和税收应与政府官员的激励和考核脱钩。土地与户籍制度联动改革必然涉及到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关系调整。如果实现了劳动力跨地区的自由流动,势必造成某些地区的经济总量增长相对较慢,这意味着将有必要把经济增长与绩效考核脱钩。
  5. 大城市内部应注意科学规划,应对城市病的挑战。科学测算未来人口增长将有助于城市理性规划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应通过增加公共服务供给,而不是通过户籍管制抑制需求,来实现城市的繁荣发展。
Topics: 城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