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市长的意外启示:想想小的好处


作者:何杰明

城市规划师彼得·卡尔索普在旧金山的能源基金会畅谈中国城市可以如何采纳公交先导区理念来实现繁荣发展。
城市规划师彼得·卡尔索普在旧金山的能源基金会畅谈中国城市可以如何采纳公交先导区理念来实现繁荣发展。

 

面对到访旧金山的22名中国市长和城市规划官员组成的代表团,顶尖城市规划师彼得·卡尔索普(Peter Calthorpe)表示,中国目前的城镇化“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对此,这些市长们有着深刻的了解,他们来自中国浙江省,而浙江位于高度城镇化的长江三角洲地区。这些市政府官员参加了保尔森基金会举办的为期三周的可持续城镇化发展培训,旧金山是其中的一站。

卡尔索普曾为波特兰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城市设计总体规划,他讲述了在中国各地旅行时遇到的一些城市问题。道路宽广但交通拥挤、街区超大而且步行不便、高层公寓妨碍社区建设,令人乏味,有公共场所但难以利用,这些正是困扰着中国现代城镇化进程的一些棘手难题。

那么有什么解决办法?答案是“公交先导区”(简称TOD)。这是卡尔索普提出的概念,已经成了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城市中心区设计理念的代表。遵循TOD理念的开发项目把住宅和商业空间集中在公共交通站点周围,并为行人和骑自行车的人提供安全、高效的出行机会,而不是推崇使用汽车。卡尔索普表示,“自行车是有史以来最有效的人类交通工具”。据卡尔索普所述,目前世界上最发达的经济体都在逐步减少汽车出行,越来越多地规划有利于骑车和步行的城市环境。几十年前,自行车也曾是中国人的重要出行工具,但现在已经时过境迁。

卡尔索普说,“每一座(中国)城市都希望有自己的长安街”,他指的是那条将北京市中心一分为二的10车道大道。卡尔索普解释道,中国中产阶级人数日益增多,他们将私家车视为身份象征,道路很快就不堪重负。“当中国的城市变得过于拥挤时,他们就再建一条环线道路。汽车车道吸引了更多的交通流量,总是会被填满。北京已经在建设七环路了。”

自1987年以来,中国的机动车数量已经超出道路通行能力近六倍。TOD能否在中国起到作用?卡尔索普充满自信,他的事务所正在开展的两个项目能证明这一点。

卡尔索普为呈贡新区设计的规划,随着昆明的扩张,这个新城区将吸纳150万人口。
卡尔索普为呈贡新区设计的规划,随着昆明的扩张,这个新城区将吸纳150万人口。

第一个项目是昆明市呈贡新区的核心区总体规划,昆明市人口已经超过六百万,呈贡新区是城市的主要拓展区。为了准备好应对未来几年的巨大发展,呈贡区取消了建设超大街区的计划,转而尝试卡尔索普的“城市网络”构想。卡尔索普为呈贡区设计的规划包括以多用途综合开发为特色的密集城市街区、为管理交通而采用的单向二分路以及许多步行街道,其中包含一条中央“绿化带”,使公园绿地融入禁止汽车通行的交通干道。

第二个考验卡尔索普的设计创造力的项目是悦来生态城。这是重庆北部的一个新开发项目,坐落在嘉陵江畔的丘陵和山谷中。之前的设计师曾打算夷平山头,从无到有地建设一个不适宜行人的开发项目。然而,卡尔索普从位于意大利中部的中世纪山城圣吉米尼亚诺(San Gimignano)获得了灵感,设想让这个开发项目俯瞰嘉陵江,使城市与现有的地形地貌融为一体。卡尔索普力图保存该地的特性和个性,在山坡陡峭步行困难的地方,甚至设计了山坡自动扶梯以方便行人出行。

重庆悦来生态城的新总体规划受到了圣吉米尼亚诺的启示,结合了这个地方的现有地形地貌。
重庆悦来生态城的新总体规划受到了圣吉米尼亚诺的启示,结合了这个地方的现有地形地貌。

如今中国城市发展的传统观念似乎是朝着更大规模发展才是最佳途径。但卡尔索普仍然坚信,中国城市还是要想想小的好处,更注重公交先导区理念,少建设新的环线道路。如果街道和街区以人为本,而不是以车为本,中国的城市就能更有效地保存历史性的城市要素,如城市地貌和社区。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卡尔索普带领中国代表团步行游览旧金山市中心,向他们介绍那些既能让交通有效畅通又能使行人安全穿越的单行道。在游览结束的时候,卡尔索普向市长们提出了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要求:“不要建设宽度大于40米的街道。这是可以做到的”。要做到这一点,或许中国的城市应该从自己的过去中领悟出未来的设计思路。

Topics: 可持续城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