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可黛讲评——向加州的清洁能源就业法案致敬


我刚休假回来,原来准备写写华盛顿州应对气候变化的策略Kate Gordon 2014 photo copy;加利福尼亚州为了实现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50%、提高效率和减少石油消耗而付出的努力(根据忧思科学家联盟等机构的研究分析,所有这一切都非常可行);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美国展开的国事访问

然而,这些美好的计划都被本周发表的一篇美联社文章给打乱了,那篇文章对《加州清洁能源就业法案》(即《39号提案》)做出了评价。

文章有几处重大失实和偏颇,之处,但已经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也许是因为出现了“绿色就业”这个似乎能让反对清洁能源的人暴跳如雷的措辞。我一直坚持不懈地致力于实施《39号提案》,同时也是“39号提案公民监督委员会”的成员,因此我觉得有责任澄清一些混淆是非的观点。

首先,我要给那些没有持续关注这个问题的人介绍一下背景情况:《39号提案》于2012年11月获得通过,旨在封堵跨州企业的纳税漏洞。以往,跨州企业可以选择按企业在加州的员工人数,或是按企业在加州的销售额来纳税。《39号提案》通过后,加州采用“单一销售因素”法,要求所有企业根据在加州境内的销售额,而不是员工人数来缴税,消除了企业为了降低税负而解雇加州员工的动机。这本身就是一个胜利。

为了进一步造福加州,该提案还规定,将此举产生的资金半数投入加州的清洁能源项目。选举结束后,立法机关通过了一项措施,将这些资金重点用于学校的能源项目,随后加州能源委员会(CEC)据此制定了监管规定。除了目前用于运营和维护的州财政性教育经费或地方债券措施外,学校可以利用《39号提案》产生的这些资金,使各地区得以开展原本无法进行的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项目。这又是一个胜利。

最后,立法机构指示加州能源委员会确保尽可能谨慎、负责地使用这些资金。例如,申请资金的地区必须提供至少为期一年的公用事业能源数据,说明目前的能源使用情况;同时提供能源审计数据,说明学校可以利用这笔经费取得最大成效的领域。从财务操作和政府管理的角度来看,这些措施都很得当,应当能够消除加州选民的疑虑。

这一切听起来都很不错吧?完全不像美联社说的那样,他们在报道这个学校能源计划的时候带有一丝报复的心理。记者的第一个错误:声称在经过三年运作之后对该计划进行评估。事实上,来自加州能源委员会的拨款才持续了13个月时间。由于资金来自税收收入,州政府必须等到当选后的第一个纳税年度结束才能启动该计划;同时,立法机构和加州能源委员会也必须履行民主义务,批准和实施计划细节并以法律形式确定。

《39号提案》的执行期是五年,现在才一年多就作出评价,就像季前赛刚赛了一周,就举行超级碗大赛。这样做根本就不合理。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迄今为止已根据提案完成的项目大多坐落在规模最小的地区,而规模更大、覆盖面更广的较大地区要积累几年资金才能提出项目报告(想想洛杉矶联合学区、奥克兰、圣何塞),还有许多项目必须等到明年寒假或暑假才能动工建设。

另一个错误:诋毁部分资金用于“顾问和审计师”费用,而不是建设成本这一实际情况。能源项目很复杂,需要专业知识经验,至少要进行审计以确定最好把资金用在哪些方面,从而最大限度地节约能源和资金。就我个人而言,没有专业审计的话,我不会为节能而翻新房屋,而且我也希望我所在的学区会采取同样的审慎态度。我们应该赞扬这些学校的规划和审议工作,而不是加以诋毁。此外,许多这些让人讨厌的“顾问”都是加州自然资源保护队(California Conservation Corps)这个非营利组织的成员,该组织为低收入地区提供审计服务并培训边缘青少年参与节能工作。难道美联社的意思是:只是因为这项工作是由加州自然资源保护队成员完成的,没有创造任何传统意义上的“新就业机会”,那么像萨克拉门托市北部奥罗维尔的海伦·威尔考克斯小学这样的学校就不应该有新型节能照明?

最后一点:记者对监督委员会的说法不实。我不打算在此一一论述美联社这篇文章的矛盾和错误之处,不过有一点我不能置之不理。没错,监督委员会确实从未举行过会议。但是,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只不过是由政治程序产生的“橡皮图章”,而是因为根据加州能源委员会的规定,我们理应到今年秋天才举行会议,届时我们将审阅和讨论过去一年中全州数百个已竣工项目所提供的第一批数据。没错:我说的是数百个竣工项目。你可以在加州能源委员会网站上看到所有项目的列表,连同这些项目已经为加州的学校节省了2500多万美元能源开支的客观事实。

我很期待今年秋天举行的公民监督委员会会议,到时候我们的讨论将以实际数据和可靠的信息资料为依据,而不是像美联社的那篇文章一样。

 

Topics: 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