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可黛讲评——2015年7月20日


保尔森基金会副主席成可黛阐述她的观点和意见,话题涉及教皇、近期举办的保尔森基金会能源对话会以及北京市平谷区,这里可能成为中国新制定的经济可持续发展规划的示范地区。“成可黛讲评”是一系列定期发表的博客文章,最早源于成可黛在“下一代”智库负责气候与能源项目之时,现在已经迁移到保尔森基金会这个平台。

Kate Gordon 2014 photo copy

眼已是七月下旬,祝大家幸福快乐!我打算每两周写一篇博文,结果就只写了这些,我想从我发表上一篇博文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半月了。这可不是因为一直没有东西可写;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一连串气候相关活动如旋风般呼啸而至:教皇发布通谕称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人类所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包括主要经济体/排放国中国在内的12个国家向联合国提交各自的温室气体减排计划,为巴黎气候谈判大会做好准备;美国加州议会继续推动进一步提高该州可再生能源、能效和清洁交通标准(CalMatters网站很好地总结了现有政策和拟议中的政策,请点击此链接)。

不可思议的是,所有这一切在7月21日殊途同归。当天,加州州长杰里·布朗前往梵蒂冈参加气候问题研讨会,在会上争取使加州的政策成为典范,鼓励其他国家找到可行措施,开始迎接这一全球性的挑战。

我自己最近的旅行经历远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不过一直饶有趣味。最重要的是在六月份去了北京一趟,在那里见到了保尔森基金会的工作团队并参加了两场政策圆桌讨论会,一场的主是建筑能效公示,另一场关于排放权交易。这些讨论马上让我感到难以置信地熟悉和亲切。我发现原来中美两国在建筑能效公示上面临的机遇和障碍极为相似,归根结底是需要一个值得业主为此努力的成本结构和政策环境,同时中国面临一个全新的情况:普遍缺乏数据透明度,这个问题在美国这边解决起来稍微容易一些(尤其像加州39号提案那样,明文规定把能效透明度作为获得政府节能改造资金的一个前提条件)。这次北京之行让我想起了气候和能源问题工作的一条要义:虽然全球气候变化这个问题​​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问题,但其解决方案必然有地方性,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具体到每个特定的区域性经济体。

保尔森基金会最近发表的三篇专题报告都强调了这一点。首先是由我们的北京团队撰写的高屋建瓴的背景报告,重点探讨中国今天面临的一系列空气质量和气候问题。如果想了解目前中国的改革举措和监管制度如何交织在一起,形成中国政策大环境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份不可不读的报告。中国当前的政策环境就是高层有意解决污染问题,但在地方层面落实则面临各种挑战。特别让我感兴趣的是中国在最高层面上整合经济和环境发展战略,中央政府目的明确地希望寻求新的经济增长方式,而且要比当前模式更具可持续性。然而,面临的挑战同样是如何把这种意图转化为各地的具体行动。

为此,中国需要考察研究特定地区的情况,比如北京市的平谷区,这个北京郊外的小地方正寻求制定可持续经济发展战略,充分利用现有资产,特别是农村和农业用地。平谷区可能起到示范作用,说明如何确保中国的城市不只是无计划的扩张,而是奉行有针对性的发展战略,包括城市扩张的界限,有经济生产力的农村土地和保护地战略。我们最近与落基山研究所和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共同撰写了平谷区专题报告,提出了这样一套发展战略。

最后,保尔森基金会智库发表了一份更具体的可持续经济增长案例研究论文(加州的读者可能比较熟悉):加州兰卡斯特市中资企业比亚迪电动巴士制造厂的案例分析。在进军加州市场的过程中,比亚迪发现这里的政策和文化环境与该公司已经习惯的中国国内环境迥然不同。论文具体分析了比亚迪的经验,最终提出“比亚迪的前车之鉴为雄心勃勃的中国投资者展示了美国商业环境的陷阱和复杂性”。

结论:我们可以畅所欲言地讨论应对气候变化的宏观经济情况,但实际工作总会在更细微的层面上展开:通过省级或州级立法机构、通过城市规划、通过企业的发展战略。我们面临的核心挑战是如何使所有这些策略一脉相承,全都归结到这个关键问题:如何找到一个真正可持续的21世纪经济发展模式。

最后,我要署上我新起的中文名字,我会用这个名字构思新的博文。很快就会有更多文章与大家见面!

成可黛

Topics: 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