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还在继续改革吗?是的,但现在情况复杂。


在人们越来越担心贸易保护主义和前景日益黯淡的中美关系之际,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学者们正试图了解中国爆发的股市危机。习近平主席的改革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吗?本周,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北京告诉记者,“我相信他们对改革的坚定决心和承诺一如既往”。以下是对当前事态发展的三点考虑:

1) 开放市场:

美国前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于7月12日在上海对一批中国企业家发表讲话,赞扬了中国在开放市场上已经取得的进展,敦促中国政府接受国际制度和

体系。他还敲了一记警钟:针对北京方面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迹象,佐利克警告说,这样做可能会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给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发展带来不利影响。他说,“贸易保护主义这条路会使中国隔绝于新的思路、外部科研活动以及引进国外技术的机会”。

佐利克引用了亚当·斯密和约瑟夫·熊彼特的观点,呼吁中国政府向民间资本开放服务业。“中国向民营经济开放的行业越多,释放创新潜力的可能性就越大。开放竞争需要降低准入门槛,同时必须有退出步骤。竞争涉及承担风险和接受失败”。

高新技术产业尤其需要广泛的思想技术交流和频繁的科研人员交往。他说,“开放式的交流需要相互信任,包括通过有效的专利保护和执法工作,特别是在生物技术、纳米技术、软件和多媒体等前沿领域”。

2) 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需要摆脱对投资的过度依赖,更加注重消费。(华盖创意图片库)
中国需要摆脱对投资的过度依赖,更加注重消费。(华盖创意图片库)

在接受沃克斯传媒公司采访的时侯,保尔森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马旸解释了中国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时面临的艰巨挑战。“(中国)现在的资本配置方式严重扭曲”,他说,“例如,融资激励机制往往偏向公路和桥梁等资产(或物体)……因为这是传统”。

“中国实际上是自身成就的受害者”,马旸补充说,“中国的经济增长确实很快,但在此过程中,整个金融体系都在配合这种投资驱动的经济发展模式”。

中国面临的挑战就是彻底转变经济发展模式,马旸说,“国内生产总值的构成是投资、消费、净出口和政府开支。但在中国,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因素。过去十到十五年来,中国国内消费所占的比重不到40%,或许介于30%到35%之间,应该高得多才对。在美国,这一比重约为70%”。

3) 股市和妥协:

中国最近的炒股热、股灾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府干预是否表明改革已经暂时结束?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这一系列事件凸显了中国当前经济政策中存在的矛盾”,

龙洲经讯咨询公司的创办人葛艺豪在为美国亚洲协会“中参馆”网站撰写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葛艺豪认为,股市的飞速上涨和随后的干预措施反映了中国的两大对立趋势。“毫无疑问,有影响力的金融改革者希望资本市场规模更大、更加稳健,包括充满活力的股市,从而减少经济对政治驱动的银行贷款的依赖” ,葛艺豪写道。

“但金融改革者不是唯一的主导力量……三中全会《决定》绝不是撒切尔式的自由市场宣言。除了赋予市场力量‘决定性作用’外,这份《决定》也重新强调了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就像四十年来中国经济改革过程中的所有重大政策声明一样,这份《决定》欠缺宏伟的抱负,更像是相互竞争的利益方之间好不容易妥协的结果”。

他说,中国的金融技术官僚想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以确保高效、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而政治家和规划者却坚持国家应在经济中起到较大的作用。

Topics: 空气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