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吉姆∙哈里斯:三个问题


国际鹤类基金会高级副主席吉姆·哈里斯正与保尔森基金会共同致力于江西省鄱阳湖的湿地项目,他畅谈了湿地管理的重要性以及我们都应该关心鹤类的原因。

Jim Harris, birdwatching at Wattled Crane marsh in South Africa
Jim Harris, birdwatching at Wattled Crane marsh in South Africa

1-balloon

全世界有15种鹤类,其中大部分属于濒危或极度濒危物种。我们为什么要关心鹤类的生存?

因为鹤类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国家都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它们是促进国际协作和相互理解的纽带,如果我们想要有一个适宜居住的星球,这是必不可少的。鹤类高贵优雅,数千年来一直是中国文化的特色。若非迫不得已,我们有什么理由听任它们灭绝?除了已经从云南热带地区消失的赤颈鹤之外,我们完全可以让中国的所有鹤类继续与我们的子孙后代为伴。正因为鹤类具有优雅的、像我们一样挺直的姿态以及文化内涵,所以对管理和恢复能够提供重要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湿地而言鹤类是一张“王牌”。鹤类可以引起人们的关心,让他们共同致力于具有积极意义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努力解决负面问题。

2-balloon

中国主要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拯救鹤类?

保护鹤类栖息的湿地至关重要,这通常包括积极主动地管理或恢复受到人类活动影响的生态系统。中国已经建立了鹤类湿地保护区网络,但管理尚不够充分。湿地的保护必须以科学为依据,同时坚定地致力于研究和监测以指导管理工作。我们需要开展研究以填补信息资料方面的空白,例如作为鹤类及其他水鸟重要食物的植物的生态研究资料,并且需要开展监测以给我们反馈信息,让我们了解生态系统的现状如何以及它是怎样响应管理实践的。例如,在我们与保尔森基金会合作的项目中,我们正在为鄱阳湖自然保护区内的子湖泊制定管理和监测计划。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当我们调整水位或对捕鱼方式做出些许改变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从获得的野外数据确切地看到由此产生的效果。在9个子湖泊中有7个我们没有良好的水位数据。我们的一个建议是在全部9个湖泊中均放置水位标尺,定期收集水位数据。

3-balloon

鄱阳湖地区经济的核心依赖于渔业等生产活动,而这些活动影响着生态系统。中国在这样的地方可以做些什么来平衡当地的环境需求与地方经济?

鹤类与人类生活之间的矛盾往往是由于对湿地发挥怎样的功能缺乏了解,湿地可以提供宝贵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如防洪、水质净化、带来渔业丰收的生物生产能力、放牧牲畜以及维持生物多样性的生境等等,同时这种矛盾也是由于对湿地管理的相关问题缺乏了解。我们在鄱阳湖开展的项目有一部分内容是对鱼类进行监测,了解子湖泊中渔获物的种类、产量和大小,以便我们提出称之为“可适应性管理”的建议。在可适应性管理模式下,你尽可能地了解情况,实施你认为会改善情况的措施,同时对情况进行监测以确定你是否得到了想要的结果。然后,你可以调整你的行动。举例来说,根据我们到目前为止的监测结果,我们建议把捕获的小型鱼类放回这些子湖泊,因为其经济价值很低。这项措施会给渔民带来微不足道的经济损失,却有利于渔业资源,而从长远来看将提高渔业产量。如果我们能够维护健康、丰饶的生态系统,无论是野生动植物还是人类都将从中受益。

Topics: 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