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保尔森:“美国推动“技术割裂”对自己不利”


作者: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基金会主席亨利•保尔森

本文英文原文首发于英国《金融时报》,以下为2019年6月27日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发布的原文译稿。

译者|裴伴

华盛顿决定将华为(Huawei)列入黑名单,阻止美国公司购买其产品,这可能等于将这家中国领先的科技集团判了死刑。如果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未能通过谈判找出解决方案,很难看出华为如何能够生存下去。但这场争斗不仅仅关乎一家公司的命运。经历了30年的全球化,我们现在面临着经济“铁幕”降下的真实前景。技术成为美中关系中的核心问题,模糊了经济竞争力与国家安全之间的界限。这场争斗的关键是谁的经济将推动未来的技术并为其设定标准。这些问题都在最棘手的问题之列,因为它们触及两个国家的国家安全和竞争力的核心,而且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剧本。西方和中国日益竞争谁的技术和标准将会占据主导地位。由于一些地区选择中国产品和标准,而另一些地区选择依赖于美国和西方技术和标准的基础设施,这场争斗可能会分化世界。可能的摩擦源之一是构建和部署5G架构的竞争。5G架构将会支持大量的商业和军事技术。

双方都将彼此的技术排除在本国供应链之外,将会破坏全球创新生态系统。对于纯粹的军事系统来说,出于国家安全当然可以这样排除。但是如今很少有硬件或软件系统完全是军事领域的。

美国面临着双重问题。首先,其他国家不太可能切断与中国的技术联系。

当其他国家拒绝参与时,美国全面推动冻结具有广泛或有益商业用途的应用的努力可能陷入困境。

一些富裕的民主国家可能跟随美国,并试图将中国设备从其骨干技术系统中剥离出来。但大多数(也许是所有的)发展中经济体不会剥离,一些美国盟友也不会这么做。

美国也有可能使自己陷于孤立。华为供应禁令的影响将远远超出中国,因为它开创了先例。其他企业可能选择不再与美国公司做生意,不再依赖美国供应商,而不是冒着美国政府可能介入、通过终止商业关系对它们造成巨大损害的风险。

可以理解的是,美国人厌恶中国历来普遍存在的技术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的做法。他们也不喜欢中国的互联网治理和监管模式,这是没错的。但创新离不开竞争力。技术“巴尔干化”可能会损害全球创新,不仅会损害中国企业的竞争力,还会损害美国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

美国政策制定者现在致力于设法打击中国,并削弱其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先进制造等先进和新兴行业的技术进步。但他们没有足够关注这么做对美国自身的技术进步和经济竞争力意味着什么——技术进步和经济竞争力是我们国家安全的基础。

尽管商界和创新领导人欢迎美国政府正在采取的保护重要新技术的行动,他们也担心政府官员在实施控制措施时,并未充分考虑这些措施对美国在全球的地位及其进入世界上最大且增长最快的一些市场的影响。

将美国与中国企业家、科学家和发明家——以及他们培育创新的生态系统——分隔开来,将会削弱美国自身的创新能力。中国和其他国家将继续通过相互合作共同取得进步。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把重要技术隔绝在美国,以至于美国公司将无法再参与国际研究合作以及对那些发展最快的行业有帮助的供应链。美国也将失去其作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的地位。

本周五,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出席在大阪举行的G20会议,全世界都在关注。商界和各国政府领导人希望两位领导人能够重启贸易谈判并推动谈判成功达成协议。但是,尽管这些谈判非常艰难,但与管理迫在眉睫的技术竞争相比,这一挑战相形见绌。

这是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面临的首要挑战,因为创新是美国的决定性优势之一。我们需要保护它——但不要竖起经济“铁幕”,从而让我们因为与其他创新经济体和人民断开联系而变弱。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发布的原文译稿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