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虫文学节“向污染宣战” 保尔森基金会积极参战


Sina WeiboWeChat
保尔森基金会的侯安德参加“向污染宣战”专题讨论会,该讨论会由《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黄安伟主持
保尔森基金会的侯安德参加“向污染宣战”专题讨论会,该讨论会由《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黄安伟主持

 

两年前,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开幕式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坚决“向污染宣战”。两年来,空气质量是否有所改善?政府有没有认真落实政策?我们看到的改善会不会只是经济增长放缓的结果?

3月15日,在北京举办的一年一度的“老书虫文学节”上,保尔森基金会研究部副主任侯安德参加了由《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黄安伟主持的专题讨论会,重点讨论了以上问题。同他一起参加讨论的还有绿色和平东亚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李雁和“中外对话”网站运营副主编马天杰。

几位嘉宾都认为,政府在2013年实施的严格的空气污染治理措施已经初见成效。这些措施包括关闭小型重污染工厂,强制推行净化处理装置等末端治理措施,提高了可再生能源目标。

“中外对话”网站的马天杰说,在国家领导人看来,眼下的经济工作和环境工作非常契合一致——了解这一点很重要。他认为,这种一致性或许是最大的推动力,可以促使空气质量取得切实改善。他说,改革确实势在必行,尤其是要在钢铁、水泥、玻璃和煤炭等重工业部门削减过剩产能。

与会者认为,要加快改善空气质量,政府必须调整地方官员的薪酬和晋升制度。否则,按照绿色和平组织的李雁的说法,“地方官员仍然会优先考虑经济发展,而不是环境质量的改善”。尽管政府已经表示要讲环境目标列为官员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但目前还不清楚会落实到哪种程度。

另一个难题是经济激励措施,李雁称之为“中国面临的环境挑战的最深刻根源”。税收优惠和错误的补贴往往助长了挥霍使用污染性能源,还抑制了地方政府提高利用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和太阳能)的积极性。

最近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跨省电力交易基本持平,有些地区甚至还在下降。跨省电力交易本有助于推动可再生能源利用,鼓励更有效地使用电力。交易不振的原因很简单:有些省份为了促进当地煤炭的使用、增加当地税收,往往努力提高本地电力消纳能力,而不是从清洁能源过剩的邻近地区输入可再生能源。保尔森基金会的侯安德说,“地方税收优惠政策以及与就业有关的其他激励措施……实际上加重了地方保护主义的做法”。

但是,尽管困难重重,与会者仍然强调,中央政府正致力于治理空气污染,归根结底,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讨论嘉宾普遍感到乐观,相信中国有能力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和商业模式,支持实现空气污染治理目标。

乐观的理由之一是,很多中国年轻人开始选择新能源以及环境相关的职业。绿色和平组织的李雁举例说,绿色和平组织北京办事处有80多名员工,许多都是90后的年轻人。保尔森基金会的侯安德认为,从长远来看,这种选择将会最终推动创新。

两年前,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开幕式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坚决“向污染宣战”。两年来,空气质量是否有所改善?政府有没有认真落实政策?我们看到的改善会不会只是经济增长放缓的结果?

3月15日,在北京举办的一年一度的“老书虫文学节”上,保尔森基金会研究部副主任侯安德参加了由《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黄安伟主持的专题讨论会,重点讨论了以上问题。同他一起参加讨论的还有绿色和平东亚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李雁和“中外对话”网站运营副主编马天杰。

几位嘉宾都认为,政府在2013年实施的严格的空气污染治理措施已经初见成效。这些措施包括关闭小型重污染工厂,强制推行净化处理装置等末端治理措施,提高了可再生能源目标。

“中外对话”网站的马天杰说,在国家领导人看来,眼下的经济工作和环境工作非常契合一致——了解这一点很重要。他认为,这种一致性或许是最大的推动力,可以促使空气质量取得切实改善。他说,改革确实势在必行,尤其是要在钢铁、水泥、玻璃和煤炭等重工业部门削减过剩产能。

与会者认为,要加快改善空气质量,政府必须调整地方官员的薪酬和晋升制度。否则,按照绿色和平组织的李雁的说法,“地方官员仍然会优先考虑经济发展,而不是环境质量的改善”。尽管政府已经表示要讲环境目标列为官员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但目前还不清楚会落实到哪种程度。

另一个难题是经济激励措施,李雁称之为“中国面临的环境挑战的最深刻根源”。税收优惠和错误的补贴往往助长了挥霍使用污染性能源,还抑制了地方政府提高利用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和太阳能)的积极性。

最近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跨省电力交易基本持平,有些地区甚至还在下降。跨省电力交易本有助于推动可再生能源利用,鼓励更有效地使用电力。交易不振的原因很简单:有些省份为了促进当地煤炭的使用、增加当地税收,往往努力提高本地电力消纳能力,而不是从清洁能源过剩的邻近地区输入可再生能源。保尔森基金会的侯安德说,“地方税收优惠政策以及与就业有关的其他激励措施……实际上加重了地方保护主义的做法”。

但是,尽管困难重重,与会者仍然强调,中央政府正致力于治理空气污染,归根结底,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讨论嘉宾普遍感到乐观,相信中国有能力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和商业模式,支持实现空气污染治理目标。

乐观的理由之一是,很多中国年轻人开始选择新能源以及环境相关的职业。绿色和平组织的李雁举例说,绿色和平组织北京办事处有80多名员工,许多都是90后的年轻人。保尔森基金会的侯安德认为,从长远来看,这种选择将会最终推动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