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艾文发表题为“亚洲新秩序:美国可以如何参与竞争”的重要演讲


Sina WeiboWeChat

The New Asian Order Talk Web保尔森基金会副主席方艾文对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发表演讲,认为亚洲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而美国则毫无头绪,尽管已经提出了重返亚洲亚洲再平衡战略。他探讨了美国必须认真对待的三大变化领域。首先是经济一体化与安全碎片化之间日益增长的矛盾;其次是无论美国有何意见和倾向,毫无疑问的是某些并未将美国包括在内的泛亚理念、协定和机构将持续存在和凝聚;第三点是将东亚、中亚和南亚等不同的次区域重新连接成一个更加一体化的战略和经济空间,这也许是最重要的。

方艾文指出,除非华盛顿方面进行调整以适应这种更加一体化的亚洲,否则美国可能会发现自身在亚洲各地区的影响大大减弱。方艾文探讨了美国应如何根据这些巨大的变化,在思维、战略和行政上调整对亚洲采取的方式方法。

方艾文的演讲总结吸收了他在近期发表的三篇有影响力的文章中提出的观点,他提到的三个挑战分别直接对应于其中的一篇文章:

最后,方艾文认为美国需要在战略和战术上更连贯一致的政策以应对亚洲发生变化的广度和速度。特别要指出的是,美国需要绘制一份新地图,更好地反映该地区在从日本一直到土库曼斯坦的广大范围内沿着历史脉络发展的再融合趋势。这个地区正以循序渐进但不可阻挡的步伐变得越来越亚洲化,而不是亚太化,尤其是随着亚洲经济体彼此依赖而不仅仅指望西方国家来达成新的经济和金融安排;此外,这个地区也更加具有大陆性,而不是次大陆性,因为东亚和南亚更加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而随着中国开发西部地区以及五个前苏联国家重新发现自己与亚洲的渊源,亚洲大陆西部则愈加中亚化,而不是欧亚化

因此,如果美国希望保持在亚洲的重要性和相关性,就必须调整美国的政策以适应亚洲的变化趋势。否则,曾在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和康多莉扎·赖斯领导下在美国国务院工作八年并协助制定美国亚洲政策的方艾文认为,美国有可能在一代人的时间里发现自己的企业在占全球经济比重高达50%的世界部分地区处于竞争劣势。美国可能会错过以新的方式与中国、印度、日本及韩国开展合作的机会,还可能会发现自己在中亚地区彻底边缘化。面对迅速改变这个地区的经济和战略发展动态,美国可能只是一个旁观者。美国需要重点关注的不只是我们希望、梦想和幻想看到的亚洲,而是将来实际出现的新兴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