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主要受威胁候鸟物种

青头潜鸭

Baer’s Pochard

中华凤头燕鸥

Chinese Crested Tern

白头鹤

Hooded Crane

东方白鹳

Oriental Stork

白鹤

Siberian Crane

勺嘴鹬

Spoon-billed Sandpiper

鸿雁

Swan Goose

白枕鹤

White-naped Crane

长途旅行者

斑尾塍鹬

Bar-tailed Godwit

红腹滨鹬

Red Knot

简介

青头潜鸭是雁形目鸭科潜鸭属的鸟类,头部在阳光下呈现深绿色光泽,白色的眼睛与深色的羽毛形成反差。青头潜鸭一般体长约41-46厘米。根据在其繁殖地和越冬地的观察记录,青头潜鸭的种群数量正急剧下降,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

目前青头潜鸭的种群数量据估计不到1,000只,其中成年青头潜鸭的数量约为150-700只。有记录表明,很多昔日的繁殖地和越冬地都再也看不到青头潜鸭,其种群数量急剧下降的趋势预计将延续下去。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青头潜鸭一般在中国东北和俄罗斯境内的乌苏里江和阿穆尔河流域繁殖。当迁徙季节到来时,青头潜鸭开始艰苦的旅程,向南飞往中国东部和南部以及印度、缅甸和孟加拉国的主要越冬地。虽然在这些栖息地之外很少发现青头潜鸭,还是有报道称在越南、不丹、朝鲜、韩国、老挝、蒙古、香港、尼泊尔、台湾和泰国等地观察到少量青头潜鸭。

主要威胁

青头潜鸭所面临的威胁目前并没有得到彻底了解,但其种群数量下降有可能可以归因于猎杀和栖息地退化。孟加拉国等地区使用毒饵猎杀,这对青头潜鸭种群数量构成了严重威胁,因为一起这样的事件就会造成严重的损害。青头潜鸭种群数量下降也与水位下降和水体枯竭有关,中国北方吉林省向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黑龙江省拜泉湿地就是例证。

简介

中华凤头燕鸥以前曾被认为已经灭绝,于2000年再次发现,当时在中国东海岸外海的马祖列岛观察到了四只成年个体和四只幼鸟。中华凤头燕鸥的体型相对较大,体长通常达到43厘米左右,是凤头燕鸥属的鸟类,特征是嘴端黑色,喙部黄色。由于其种群数量非常少,中华凤头燕鸥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中华凤头燕鸥的种群数量还在不断减少,专家估计其目前的种群数量为30-49只。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由于中华凤头燕鸥的种群数量非常有限,研究不够充分,所以中华凤头燕鸥的迁徙模式并不完全为人所知。不过,近年来有报道称中华凤头燕鸥在中国的福建和浙江两省繁殖。除繁殖季节外,在泰国、印尼、菲律宾、台湾和马来西亚等地都曾观察到中华凤头燕鸥。

根据对八掌溪、西沙群岛和崇明东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多只中华凤头燕鸥个体的观察记录,专家们认为中华凤头燕鸥可能在中国南海岛屿周边越冬。

主要威胁

栖息地退化和采集鸟蛋是危及中华凤头燕鸥生存的两个最重大威胁。和其他依赖湿地生存的水鸟一样,中华凤头燕鸥也一直遭受中国努力刺激经济发展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因为商业、工业和农业的发展已经致使支持这一物种生存的许多湿地遭到破坏。海鸟在中国的某些地区被当成了食物;在浙江等地,海鸟蛋的市场价格从2005年至2007年翻了一番,导致越来越多的渔民开始采集鸟蛋。除了这些威胁之外,原油泄漏事故、老鼠捕食、自然灾害、过度捕捞和旅游业都使得中华凤头燕鸥的处境进一步恶化。

简介

白头鹤是体型最小的鹤类之一,身体呈暗灰色,头部和上颈部为白色。白头鹤最大的特征是成年个体头顶上的皮肤裸露无羽,呈鲜艳的红色,长有黑色刚毛。由于白头鹤的越冬地数量有限,不到十个,而且其中大部分都观察到种群数量预计将持续下降的趋势,因此白头鹤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易危物种。白头鹤目前的种群数量据估计有2,500-9,999只成年个体。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白头鹤主要在西伯利亚西南部和中南部地区繁殖,但也有人认为白头鹤还在蒙古国和中国黑龙江地区繁殖。在迁徙季节,白头鹤会飞往日本、中国和韩国的越冬地。种群数量的80%以上在日本南部的出水市越冬,当地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一直设有由日本政府出资的人工喂养站。据估计约有1,050-1,150只白头鹤在中国越冬,其中300-400只左右会前往鄱阳湖。

主要威胁

在韩国和中国的白头鹤越冬地,围垦开发和水坝建设是致使湿地严重退化和丧失的两大主要威胁。排干湿地破坏了很多白头鹤的栖息地,而将稻田转为棉田则使这种情况进一步恶化,尤其是在中国。拟在鄱阳湖出口处修建的大坝就对白头鹤的一个越冬地构成了潜在威胁。较小的威胁包括污染、过度捕捞、狩猎和火灾。此外,日本出水市的白头鹤种群数量据估计约为8,000只,这被认为风险较高,因为在一个地方的集中度达到物种种群数量的80%可能导致该物种很容易被疾病灭绝。

简介

尽管与欧洲白鹳很相像,东方白鹳的特征是虹膜发白,喙部黑色,眼睛周围的裸露皮肤为红色。东方白鹳通常高约110-150厘米,除了繁殖季节外喜独居。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东方白鹳列为濒危物种,因为其本已有限的种群数量一直在快速下降,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未来会有所放缓。东方白鹳目前的种群数量据估计有1,000-2,499只成年个体。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根据已知的信息,东方白鹳主要在中国与俄罗斯边境上的阿穆尔河和乌苏里江流域繁殖。在越冬季节,东方白鹳会飞往中国南部和长江中下游流域,其中在鄱阳湖观察记录到的种群数量并不稳定。不过,孟加拉国、印度、朝鲜、韩国、缅甸、日本和菲律宾的部分地区也曾在越冬季节观察到东方白鹳。此外,直到蒙古国东部的广大地区都曾在夏季观察到东方白鹳。

主要威胁

东方白鹳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险,但农业发展一直对该物种的生存构成尤其严重的威胁。为了发展农业而排干湿地、砍伐森林和围垦土地,这些都缩小了东方白鹳的栖息地面积,扰乱其生态系统并消灭某些食物来源。在俄罗斯,春季火灾摧毁了许多东方白鹳在繁殖季节用于筑巢的高大树木,阻碍其成功繁殖。在中国,过度捕捞是一个常见的问题,这消灭了东方白鹳的许多食物来源。在整个迁徙路线上,东方白鹳还受到狩猎的威胁;另外,俄罗斯和中国把东方白鹳关进动物园的做法也是一种威胁。

简介

白鹤是全世界排名第三的珍稀鹤类,在所有鹤类中迁徙距离最长。白鹤通常高约140厘米,因其相对较大的体型和几乎纯白色的外表而出名。白鹤有两个区域性种群,即西/中亚种群和东亚种群。由于接下来三代的白鹤种群数量有可能会急剧减少,尤其是因为中国的三峡大坝建设,白鹤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

白鹤的总体种群数量据估计有3,500-4,000只个体,但西/中亚种群数量估计仅有10-20只个体。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东亚种群在西伯利亚东北部繁殖,尽管以前曾在长江沿岸地区越冬,目前却仅在中国南方江西省的鄱阳湖或周边地区越冬。西/中亚种群的西亚分支在俄罗斯西西伯利亚中部的孔达河和阿利姆卡河流域繁殖,在伊朗境内里海南岸地区越冬。西/中亚种群的中亚分支则在西西伯利亚北部的库诺瓦特河流域繁殖,在印度越冬。

主要威胁

越冬地的湿地退化和丧失对东亚种群构成了主要威胁,而狩猎则是危及西/中亚种群生存的主要威胁。

中国努力发展经济,一直优先考虑工农业发展、石油勘探、水利开发项目和房地产项目,致使湿地遭到大规模的围垦和破坏。除了这些因素之外,三峡大坝的建成也导致了相当严重的生态失衡和水文变化,给白鹤的东亚种群造成了不利影响。总之,这些因素使湿地淡水资源分流给人类使用,从而导致许多白鹤的越冬地干涸,不再适宜白鹤栖息。

越冬地和迁徙地的狩猎活动是西/中亚种群面临的一个尤为严重的问题。此外,印度的农药使用和污染问题也构成了威胁。

简介

勺嘴鹬是一种小型的涉禽,有着独特的勺形嘴,一般体长14-16厘米,分布在亚洲和俄罗斯的部分地区。勺嘴鹬最初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易危物种,2004年上升到濒危等级并最终于2008年升级为极危物种。

勺嘴鹬目前的种群数量据估计仅有360-600只个体,其中成年个体的数量估计仅有240-400只。近年来,勺嘴鹬的种群数量每年减少26%。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专家断言该物种可能在5-10年内灭绝。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勺嘴鹬的繁殖地通常限于俄罗斯东北部沿海地区,范围从楚科奇半岛一直延伸到堪察加半岛的地峡。

在迁徙期间,勺嘴鹬出发前往约4,800英里之外远在缅甸和孟加拉国的主要越冬地。在沿着西太平洋海岸南下的旅途中,勺嘴鹬会经过日本、韩国、台湾、中国大陆、香港和越南。虽然这些地区是勺嘴鹬的主要越冬地,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斯里兰卡和印度的部分地区也曾在越冬季节观察到勺嘴鹬。

主要威胁

栖息地退化在勺嘴鹬种群数量下降的过程中起到了主要作用。发生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污染和土地围垦,由于工业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勺嘴鹬越冬和迁徙路线上的滩涂消失了。狩猎是勺嘴鹬面临的另一个主要威胁,中国、缅甸和孟加拉国等地普遍存在的捕猎涉禽行为阻碍了繁殖种群数量的增长。

简介

鸿雁的特征是颈部有两种不同的颜色,前颈为淡奶油色,后颈为深褐色,而且在前额上有一道狭窄白线环绕。鸿雁一般体长约81-94厘米,飞行时作典型雁叫,升调的拖长音。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鸿雁列为易危物种,因为其种群数量正快速下降,而且繁殖成功率较低。鸿雁以前曾被认为是相当常见的鸟类,但其数量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大幅度减少。鸿雁目前的种群数量据估计有60,000-80,000只个体。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鸿雁的繁殖地在蒙古国、中国东北和俄罗斯东部。在迁徙季节,鸿雁会飞往韩国、日本、台湾、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和鄱阳湖的越冬地。然而,近年来鸿雁的越冬范围有所缩小,主要在中国越冬,大量集中在鄱阳湖,因为各种不同原因造成的生态失调让许多鸿雁昔日的越冬地都受到了不利影响。这种鸿雁种群大量集中在较少数越冬地的情况会进一步危及其生存,因为这让它们更容易承受疾病、污染、狩猎及其他严重风险。

主要威胁

在俄罗斯,排干繁殖栖息地和狩猎活动造成了鸿雁的高死亡率。在中国和蒙古国,这些相同的威胁,再加上农业发展对湿地的负面影响,进一步致使鸿雁种群数量下降。这些地区的农业发展已经导致湿地遭到大规模的破坏和污染,从而破坏了许多鸿雁的栖息地并减少其摄食机会。随着水禽是有益食物来源的看法开始取代不主张猎杀水禽的传统观念,整个中国和蒙古国境内的鸿雁都因人类狩猎以及采集鸟蛋而处于更大的风险之中。

简介

白枕鹤是一种大型鸟类,有着瓦灰色的羽毛,粉红色的腿,白色的颈部和红色裸皮环绕的眼睛,一般体长约125厘米。由于目前白枕鹤的种群数量因湿地丧失而快速下降,白枕鹤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易危物种。白枕鹤目前的种群数量据估计有5,500-6,500只个体。

分布范围和迁徙路线

白枕鹤的繁殖地包括中俄边境和中俄蒙三国边境上的阿穆尔河和乌苏里江流域以及中国的松嫩平原和三江平原地区。在迁徙季节,白枕鹤沿着松嫩平原和渤海湾飞往朝韩非军事区、日本九州南部和中国长江流域(主要是在鄱阳湖)的越冬地。

主要威胁

白枕鹤的种群数量下降是由多种不同因素造成的,但白枕鹤生存面临的主要威胁源于人类对水资源不断增长的需求和协调一致的农业扩张。农业的发展不仅导致了整个湿地的丧失,而且还因为使用农药和其他化学物质而污染了剩余的湿地。畜牧业以及频繁发生的草原火灾进一步减少了适宜白枕鹤生存的栖息地数量。尽管三峡大坝已经造成干旱等生态失衡现象,预计中国还将继续开展更多的水坝建设及其他水利开发项目,计划建设的鄱阳湖大坝直接关系到白枕鹤的生存。

简介

斑尾塍鹬是一种涉禽,有着蓝灰色的腿和略向上翘的长嘴,嘴基部为粉红色,因其在迁徙过程中非凡的耐力而出名,在所有鸟类中不间断飞行距离最长。

令人惊叹的旅程

斑尾塍鹬是已知唯一能够不吃不喝不睡地连续飞行超过7000英里的鸟类。2007年,一只雌性斑尾塍鹬在秋季迁徙过程中九天内创纪录地飞行了7,145英里(11,500公里),从美国阿拉斯加直飞到了新西兰。这只斑尾塍鹬在回程中也不间断地飞行了相当长的距离才抵达亚洲的湿地。

它们怎么做到的?

为了给长途飞行做好准备,斑尾塍鹬依赖于大量的脂肪储备(每只斑尾塍鹬在开始长途飞行前的体重都达到正常水平的两倍左右)。斑尾塍鹬还压缩自己的内脏器官来减轻重量。在飞行过程中,我们发现斑尾塍鹬可以让两个大脑半球轮流休息以节省体能,使其能够有效地控制脂肪储备。

斑尾塍鹬在全球的分布范围较广,不同的亚种分别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俄罗斯和阿拉斯加的苔原繁殖,迁徙地包括非洲南部地区、印度、东南亚和大洋洲。在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斑尾塍鹬中部亚种在东北亚地区繁殖,范围从泰梅尔半岛一直延伸到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并在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地区越冬。斑尾塍鹬东北亚亚种的繁殖地从东北亚一直延伸到阿拉斯加西部,并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越冬。

背景资料

虽然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上被列为无危物种,而且其种群数量据估计有110到120万只个体,斑尾塍鹬还是面临着许多威胁,数量也正在锐减。

主要威胁

与许多其他鸟类一样,由于土地围垦、污染问题和河流流量减少导致栖息地丧失和退化,斑尾塍鹬也因此受到了威胁。一些地方的人为干扰也是个问题。在某些地区,海平面上升和水土流失导致了红树林侵入滩涂和沿海盐沼。斑尾塍鹬的种群数量也容易受到禽流感等传染性疾病的影响。

简介

红腹滨鹬是一种中等体型的涉禽,善于长途迁飞,在迁徙过程中每年往返5,000到15,000公里。红腹滨鹬沿着迁徙路线停歇以补充蛋白质储备和体内脂肪。

令人惊叹的旅程

红腹滨鹬的六个亚种都在北方苔原繁殖,并在北美、欧洲、非洲和大洋洲的温带或热带沿海地区越冬。有两个亚种在东西伯利亚地区繁殖并沿着中国和韩国海岸向南迁徙:红腹滨鹬皮尔斯马亚种在非繁殖季节分布于澳大利亚西北部,红腹滨鹬普通亚种则分布在新西兰。

它们怎么做到的?

在开始迁徙之前,红腹滨鹬通过积累脂肪使体重加倍。与斑尾塍鹬一样,红腹滨鹬也可以压缩自己的内脏器官,但红腹滨鹬会在迁徙过程中停歇和摄食。此外,红腹滨鹬还可以调节其肌胃的大小,这取决于它们作为食物的动物的坚硬度。对于在非繁殖地找到的硬食物,红腹滨鹬的肌胃可以变大,而对于在繁殖地找到的软食物,它们的肌胃又可以缩小。

背景资料

红腹滨鹬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上被列为无危物种,因为红腹滨鹬的分布范围较广而且种群数量较大,但专家认为其整体全球种群数量正在下降。就红腹滨鹬美洲亚种、皮尔斯马亚种和普通亚种而言,这种下降趋势尤其令人担忧。

主要威胁

围垦项目增多和过度捕捞贝类是红腹滨鹬面临的两个主要威胁。这些主要威胁导致了栖息地丧失和食物来源减少,影响到红腹滨鹬能否在集结地停歇休息和摄食。其他威胁包括石油勘探、工业污染,狩猎活动和禽流感爆发。